青衫儿

可麻烦了我的生不逢时。

[双黑/太中]旅途过半(记一个坐火车的故事)

有点粗的小段子,开学前最后一更。

我就是单纯的想写他俩坐火车(恩?)

设定是还是双黑的两个人。

ooc 属于我。

《旅途过半》




“那么,两位,上车吧。”

广津先生掐掉了烟,缓缓吐出最后一口灰白色的烟雾,指了指正在进站的火车。身边的两位年轻人显然是没怎么听到他的话兀自吵个不停。

“真是的啊……中也的一切都那么让人没精神呢。”

“混蛋青花鱼!”

广津先生心里苦。

他咳了一声外带着大喘气,终于吸引了两位的注意力,“你们今天的任务是监视三号车厢的异能者的动向,如果对方到达目的地后没有动作就可以自行返回了。”

火车已经停下,太宰治先走一步,“什么嘛,我还以为组织终于肯请我去东京观光了呢。”





广津先生给他们安排的是四号车厢的座位。隔着一个门儿,真不幸,根本看不清前面一个车厢怎么回事。

两个人对面坐,大眼瞪小眼。

“不如这样,中也你去列车那头上卫生间,顺便看一下那个人长什么样算了。”

“哈?凭什么是我啊!你说清楚点我是你的狗吗?”

“快去嘛快去嘛——这个可是老大交给我们的任务嘛。”

太宰治带着笑的眼睛就那么亮闪闪的抬起来看着中也,对面的人被盯得紧,咬了咬唇角,“算了,这次我去。”

他走到列车那头的洗手台旁边,先是打开水龙头洗手,然后俯下身去用水拍了拍脸,水珠晶莹的碎在脸上的时候他闭上了眼睛睫毛微微的颤,太宰治却看得出他状若无意的危险的眼神在门的对面来回扫视。

几秒钟之后他抬起头来,鬓角被微微润湿,稍长的发挂着水珠,白皙的手指关掉了水龙头。水渍从饱满鲜活的少年的脸上滚落,有些顺着高挺的鼻梁缓缓滑到鲜艳夺目的唇瓣上,伴随着温暖的吐吸消失在空气中,睫毛晶莹的湿润着。太宰治不自觉就多看了几眼,中原中也生动的仿佛刚从篮球场上下来的高中生,整个人都是生气勃勃的。

真好看啊,太宰治咽了咽口水。

愣神的瞬间中原中也已经回来了,他从包里抽出一张纸拿着笔大概勾勒着目标的轮廓,太宰治看到他故意用力标出的那个人唇角下的痣忍不住哈哈大笑,“喂中也,没人的痣长的这么用力的吧。”

“爱看不看!你又没瞎自己去看不就得了?”

“其实……”太宰治把手机屏幕翻转过来,在中也面前晃了晃,“广津先生说他已经在三车厢装了摄像头的哦。”

中原中也忽然抬起头来,想也没想的举起了拳头,恨不得把太宰治盯出一个洞。






列车缓缓的开。







中原中也很久没坐过火车了,如果不是任务,以后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对面的太宰治一直盯着外面变换的景色发怔。

“恩……中也,我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小说。”

“真的吗我还以为你不认字呢。”

太宰治偏过头,好看的黑色瞳子里闪着明亮璀璨的光,笑起来眉眼是弯的,没来由的好看,“书里面写到男主人公年少的时候曾经和一个女孩子私奔,他们坐着火车,因为下雨,每过一处隧道便能看到小小的彩虹,那女孩子看了很开心,每一处都要赞叹一番呢。”

“嘛……”中也抬起头来。

“那后来怎样了?”

“我怎么知道呀,”太宰治故作惊奇,眨了眨眼睛,“那女孩子又不是女主人公。”

这么说着太宰治谈兴又淡了下来,还是盯着窗外看,低矮的树荒凉破败的村落,太阳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渐渐西斜了,他还是撑着头不说话。

列车忽然开进了隧道,他没有动,仿佛连黑暗也觉得好看。长久的沉默的盯着摄像头中原中也终于觉得闷了,他抬起头来想说什么,却被这样的太宰治逼得生生愣住。

“喂太宰……”

列车在这一刻突然冲出了隧道,太宰治抬起头来,才发现自己一直看不到的太阳其实在自己的背后,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情正留恋在中原中也白皙漂亮的脸颊上,他蔚蓝色的瞳孔溢满了璀璨的流金,是天地之间遍寻不到的靓丽张扬的美色。

“中也……”

这个人,满身都是少年的味道啊。



中原中也回过神来。

“太宰我刚刚看到目标在卫生间里面装了炸弹。”

太宰治想了想,忽然笑了

“你说故事里的情人要是遇到列车上安装炸弹的歹徒,是不是就不会分开了呢?”

“这种时候你还想这样的事情……不过要是一起死了的话,估计也没法分开了吧。”中原中也嘟嘟囔囔。




“啊——这就是所谓殉情嘛!”









旅途还剩一半。



【Fin】



提到的故事的梗来自《睡美人》。

其实我自己还蛮喜欢这个段子,算是最近所有的粮里面感觉上过得去的吧(虽然是非常粗糙啦)。


感谢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