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儿

可麻烦了我的生不逢时。

【太中】悲惨一夜与之后的悲惨人生(下)

糖!

傻白甜ooc请注意!

超链接无能,前篇可以直接看我主页。

《悲惨人生》

       就在太宰治把“我要和中也结婚”的火点着之后,这锅水咕嘟咕嘟滚了几个小时,愣是没停下来。

      您开开眼啊这事儿能随便停下来吗?

      中原中也差点儿把一口牙咬个稀烂,手机往兜儿里一扔抬脚就开车去了武装侦探社,车还没停稳就看到前边儿停着侦探社那辆眼熟的破车——以往劫人的时候看到过这车一把拽住目标的手开了就跑,执行任务的时候一看到这车就知道事情要黄,现在他中原中也终于被耍了,就看到这车大大方方往前边儿一停,上边儿大大方方走下来个笑嘻嘻的冤家。

      挨千刀的太宰治。

      仔细一看这冤家手里头还攥着一只纤细的漂亮熟悉的手,言笑晏晏的自然是笑给车上的人看。

      中原中也想都没想就下了车,一拳就向着冤家脑袋上招呼过去,可才打了一半儿就被一声嗔怪给折回去了,拳头差点儿塞自己嘴里。

    “中也,怎么一见面就打人呢?你可不能让我担心你下半辈子啊。”



       “大姐?!”
   


     尾崎红叶娴雅自然的好做派,一只手给太宰治扶着,好看的唇微微一翘,从车上走下来:“太宰一大早就来接了我,说是有些事情还要跟我商量,要按你的喜好来的,何况镜花都来看我了,”低沉沙哑的温柔女声带上了笑,“今天可是中也重要的日子吧。”

      她好看的眼睛里头藏着闪亮的晶莹,怜爱与母性扑面而来,大有嫁出闺女的忧伤与自豪,惹得中原中也一阵后颈子发凉。

     “来,”红叶小姐自来熟的招呼站在一边儿的泉镜花,纤纤细细的手指头对中原中也俊俏的脸蛋儿指指点点,“镜花你看见没有,新娘子就长这个样子的。”

      您把小朋友当什么呢您别乱教。

      中原中也眼一闭。




       死了算了。




       场面混乱到没法儿控制,中原中也好不容易把大姐安置在侦探社的茶水间,趁着乱一把拽过太宰治的衣领扯到走廊里,一米八的大个子给他牵着,跟条狗似的。

       “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儿。”

       “还能怎么回事,”太宰治笑得眉弯眼也弯,掩不住的得意与坏心眼儿,笑意却是惊艳漂亮的,“中也你好不容易答应了我,自然,我就忍不住要跟大家显摆一下——不过没想到大家这么热情嘛。”

      这倒是真话。听到两个祸害终于要自个儿折腾自个儿了,无论是港口黑手党还是武装侦探社都忍不住流露了真情实意,一个个伸出了友谊的手帮忙撑起了横滨的一片天。双方都拿出“这场婚礼办不好以后横滨就等着完蛋吧”的觉悟磨刀上阵——不,是上街买东西去了。

      “你装什么傻!”中原中也吼他,眸子恶狠狠的带着烦躁,“别人不清楚也就算了,你你明明知道我当时没搞清楚情况吧。”说着激动起来,太宰治被他扯的几乎要断气,他心里想这个人要是再狡辩一句不如把他鼻子一口咬掉的好。

     “你不说你看错,我怎么知道你看错了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胸口不轻不重的一拳打的没了脾气,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一脸嬉皮笑脸,恨不得把他的二皮脸扯下一层来给自己遮一遮。

    “你有病啊!这么大的事情你一个人怎么解决?你捅娄子之前不带照照镜子的吗?”

     “是说像我这样高大英俊才可以捅娄子吗?怪不得中也你从来没捅过娄子呢!”

    “太宰治你死了活该!”

     太宰治也不说话,就是笑着看中也一个人发狠闹脾气,生动有趣的不行。




     果然笨的不是一般啊,中也。



    “不过要是中也现在反悔的话就麻烦了呢……两边的人冲上来,我好像哪边的都打不过呢。”他扶着下巴认真思考了一下,“连首领都是被我逼着答应的,看来没办法挽回了啊,如此看来,”他伸出一只手去,眉眼弯弯的看着对方,“只好请中也勉为其难的嫁给我了!”

       亏我还以为你在认认真真的想对策原来你还是在他妈的耍我,中原中也一句“滚”在嗓子眼里愣生生气的说不出来,差点就被呛出一串儿要命的咳嗽。

       等他再抬起头来想骂太宰治的时候,又没能开口。走廊灯没开,昏暗阴沉的空间里头他们两个贴的蛮近,他一抬头看得清太宰治讨打的眉眼。他伸着一只手笑,坏心眼儿的样子,却难得的安静。中原中也突然觉得自己的喉咙嘴巴好像不归他管了,他要是一开口说话肯定会坏事儿,他愣在原地,脑子却飞速转着,末了才反应过来——眼前的太宰治,好像是在和他求婚吧。

     “恩?”

     “如果我不答应呢?”中原中也挑着眉头盯着太宰治看。

     “啊……大概就是被首领追杀个十年八年,再被侦探社这边扫地出门,以后可能也没办法在横滨呆了吧……恩,是不是先存笔钱准备跑路的好?”

    “听起来不错啊,”中原中也歪着头笑了,“终于不用和青花鱼住在一个地方了想起来也空气清新大快人心呢。”

     “既然中也你这么说……”伸在半空的那只手掌蜷起了指尖,太宰治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鼻子。

     “你就赶紧的滚?”

     中原中也没忍住笑出了声儿,你看看太宰治那个怂样子,真是不笑不行。

     可是却伸出了手,拽住了太宰治正准备收回去的手掌。

     他眉眼里掐着一丝笑,得意又张扬的看着太宰治略有些惊讶的眼。

    装的真像啊太宰。就跟你不知道我早就会妥协似的。
    “勉为其难帮你一把好了。”

    “要是再别的地方让不相干的欺负了我的狗,怎么想怎么不甘心呢。”

      他眉头皱着,笑,气势汹汹的瞪着他看。可太宰治一看就知道那是虚张声势。他眉头眼角的不耐烦都是装的。太宰治一眼就看穿了,因为他了解他,可他头一次觉得,太了解别人也不是什么好事——似乎在这场闹剧里头一开始就占了小矮子的便宜。太宰治想开他的玩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中原中也皱着眉头的样子比谁都动人——比二十年里来的谁都动人。

     于是他就吻了他。

    


       两个人在过道上瞎扑腾,一个恨不得的把一个咬死,动静简直大的让楼底下人没法儿工作——楼上打什么架大白天的到底让不让人好好工作。太宰治拦住中原中也的腰往深里吻,这时候对面会议室的门忽然“吱呀——”一声儿开了,中岛敦往过道里一瞧,“啊”的哀叫了一声,然后惨兮兮的捂住了眼睛。

      那扇门里面热热闹闹横七竖八的讨论自然就传进了中原中也的耳朵里,他听着他们讨论糖果与鲜花,场地,礼服,牧师,证婚人,带着张扬的欣慰的语调。他抬头往太宰治眼睛里看,忽然就笑了。

     这个人是他的少年病啊。





     果然笨的不是一般啊,太宰。




     中原中也忽然就看到了悲惨的昨夜之后会有怎样悲惨的人生。但是他已经答应了,他平时又最讨厌反悔的人。只好让太宰治没完没了的占便宜。







     真是糟透了。



【Fin】

以及,你们还记得中也的flag吗?

“   太宰治你没救了!你智障!我中原中也这辈子再理你我就不姓中原!”


喔太宰中也似乎不错。

后续番外长过原文,我有认认真真写两个人怎么扯证【×】过一会儿就发。

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评论(8)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