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儿

可麻烦了我的生不逢时。

【结婚梗】十年之前

放飞自我的双黑结婚现场。既然都结婚了不用说肯定是糖。
ooc傻白甜是我生命中的好朋友【感动到哭。】

微芥敦注意

属于上一篇《悲惨一夜与之后的悲惨人生》的番外。单看完全可以呢。

《十年之前》


     碟机有规律的一圈圈转动着,荧光屏上显示着“正在读碟”的字样,中原中也拉过沙发靠垫来躺好,颇有兴趣的盯着电视上的内容。

     这是今年32岁的港口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与对家武装侦探社的太宰治先生结婚的第十个年头,两人已过而立之年日子趋于平静,像今天,在港黑坐完班儿吃了工作餐的中原先生不到八点已经没事干,几个星期前医生提醒他适当控制饮酒量后他连酒吧都没去,唯一能做的就是窝在沙发看看碟。
    


     最开始的画面是黑幕,背景里又嘈杂的杂音,过了几秒钟,音量渐渐低下来,中原中也准确的捕捉到一个耳熟却又一时之间难以分辨的声音在小声说话。

    “与谢野先生……开关在这儿……侧面这里。”

     几乎话音刚落就出现了模糊的画面,还没对焦的镜头里隐隐约约辨认得出侦探社高挑美丽的女医生,然后中原中也突然反应过来,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应该是属于十年前的中岛敦。

      那么这张碟应该就是他和青花鱼的结婚留念。


      “好的,”有人调整了镜头,与谢野晶子年轻的脸庞就正好卡在镜头中间,“你们好,这里是太宰治先生与中原中也先生的结婚实况(?),我是侦探社负责拍摄的与谢野晶子,我们联系一下另外一边的樋口一叶小姐,樋口小姐?”

      画面很快就切换了,樋口一叶美丽动人的职业脸刷上屏幕。中原中也感叹了一句扑克脸就不用老的吗又感叹了一句看你穿礼服我真的憋笑憋的很辛苦,画面里头人还在说话,“好的,与谢野小姐。我们这边一切都好。目前我们走在车队的最前面。我可以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们车上的人,除我之外,”镜头被微微转动拍摄后座,中原中也仔细辨认发现这是自己十年前的旧跑车,先是拍到黑蜥蜴的人,“芥川银小姐,”顿了顿又转向另一边,“还有今天将会作为伴郎的芥川前辈。”

      十年前的芥川龙之介抬起眼睛来看了看镜头,一只手还在摆弄领口怎么系也系不好的领结,眉头拧着显出深深地凹陷,中原中也心里道了一声好笑,芥川这人的确是有意思。明明与对家的敦一百个一千个不对付,却莫名其妙粘粘糊糊说不清道不楚,这边儿中原中也刚注意到芥川买红豆沙的时候会加上茶泡饭,那边儿青花鱼就发现中岛敦跟着侦探社的事务员学做小豆汤,两个人终于在七年前一个大雪天忍无可忍,一边拳打脚踢一边扯了证。那时候婚车上坐的还是这么些人,只不过樋口一叶跟芥川银把龙之介夹在中间一把鼻涕一把泪舍不得的拽着袖子,中原中也想起自己结婚的时候大姐一副气定神闲把自己往出推的无辜模样,感叹真是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接着镜头就转过来了,“开车的是今天的主角中原先生,虽然我们都觉得今天不应该让他再干什么工作,但是……中原先生坚持如此。”镜头里头的自己眉头皱着,脸上确是清晰的年少的影子。中原中也别的事情糊涂唯独对自己明白,知道那天本来心里是高兴的,却平白自己给自己置气。倒是自己青年时的脾气。

     “好的,谢谢樋口小姐,接着我们也来介绍一下这边的成员,”镜头一切与谢也晶子的脸又转回来,“侦探社这边的伴郎,敦君。”

     中岛敦一向脾气温顺,十年前就更是一副不谙世事的少年模样,对着镜头恳切又腼腆的微笑挥手,身上的礼服虽然对他来说显得过于成熟却依旧好看极了。

     “国木田先生。”

     正在开车的人微微颌首,身上是拘谨的礼服。据说是自中原中也之后唯一一位敢于和太宰治搭档的传奇人物,甚至还冒着被活活气死的危险劝诫太宰治工作——值得尊敬。中也这么想着点了点头。

     “最后还有……这玩意儿。”

     中原中也一下子抿住了唇。

     那是十年前的太宰治。

     与谢也嫌弃他也不是没有原因,混账玩意儿直到这会儿还靠着车窗睡得结结实实。与如今相比他脸上还残留着些许年少意味,虽然聪明但也恣意。即便是梦里依旧弯着眉头笑得好看,黑色的漂亮卷发落在鼻尖和眼睑上透着精致和乖巧,却不知道心里打的是坑谁的算盘——被这人盯上没有好下场。港黑的人深受其教诲,侦探社也有所领教,就连自诩最了解太宰治的中原中也也未能幸免——不过心甘情愿就是了。

    为了让他醒来敦(在与谢野先生的授意下)狠狠的揪了他的耳朵,睡梦里的人“啊”的一声大叫可怜兮兮的瞪大了眸子,“敦君——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没想到你也那么讨厌我吗——”

       可怜兮兮?

       中原中也忍不住捂住了被辣的眼睛。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会场的情况准备的怎么样了,接通在现场的乱步先生问问看……乱步先生!”

      “是。”

      “乱步先生?”

      “是是。”

      “……您干嘛呢?”

     “玩游戏。吃从镜花那里抢过来的零食。”

      “啊——”与谢也晶子一脸“跟您开玩笑我真是罪该万死”的表情,“那还真是麻烦您了。”



    
     接着镜头就跳到了一行人走进会场的时候,在两面首领的默许下所有员工都莫名其妙放了假来蹭饭,他们一推门场面就炸了锅,起哄的叫好的鼓掌的心里松了一口气了的——他们结婚了横滨的安全是不是就有保障了?当然这样想的人没过多久就被打了脸,因为敦和芥川已经开始你一拳我一拳。正中间站着森先生和福泽先生,在往边上一点是笑得一脸欣慰(?)的美丽的尾崎红叶,身边自然是服服帖帖的贴着个瘦弱泉镜花,女孩子今天跟爱丽丝小姐一块儿穿了小洋装,中原中也想起来她们两个应该是安排做了捧花的花童。

     一边儿站着不知从哪里搞来的组合的霍桑先生,以及将要作为证婚人的广津柳浪,广津先生的烟呛的不知道从哪里摸过来的蒙哥马利直嚷嚷,据说是组合的首领还给他们包了一个颇够意思的红包——反正他这个人什么都不做除了中二病就是很会赚钱。

     光是从门口走到中间中间铺了红地毯的道儿上就花了半个小时,中原中也看法自己在人群中不知所措来着,这时候那个青花鱼拽起他的手左躲右闪冲出人群也留下了不知道多少嘘声和叫好,终于突出重围站在地方上,中原中也手里不知道被谁塞了捧花,霍桑牧师示意可以开始了。

     “很好……伴郎们可以把戒指交给新郎了。”

     “可以开始了。”




      坐在沙发上的中原中也忽然倒吸了一口冷气。

     很紧张。

     上一次这么紧张还是十年之前啊。




     “各位来宾,今天,我们欢聚在这里,”霍桑牧师的眼睛扫到了还在跟敦不满的互相嫌弃的芥川的眼神,略有尴尬的顿了顿,“恩……!欢聚……在这里,一起来参加太宰治先生和中原中也先生的婚礼,那么,婚姻是爱情和相互信任的升华。它不仅需要双方一生一世的相爱,更需要一生一世的相互信赖。今天,太宰先生将和中原先生在这里向大家庄严宣告他们向对方的爱情和信任的承诺。 ”

      一口气说了半天的霍桑先生停下来换了口气,一时间吵闹的不像话的会场安静的有些不像话,画面里站在中间的中原中也虽然依旧挑着平时里就桀骜的眉头,坐在沙发上的中原中也却知道他那时候其实紧张的心脏狂跳仿佛像得了病,连腿都微微的抖。

    “太宰治先生,你是否愿意让中原中也先生作为你的伴侣?”

    欠揍的青花鱼静静的等着牧师的下文。

     “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

     中原中也记得那天他仰着头看他,漂亮的西装好看的眼睛,逆光里微微的笑,仿佛把一个世界都搭进去一样的视死如归——其实又何尝不是,他们本来就不适合轰轰烈烈,最好的结果是爱着却无疾而死,算是少年有所成,总归没什么结果,以后还能接着讨厌彼此,保护着身后的势不两立——但是太宰治偏偏,就不愿意这么干啊。

      搭上一个世界作代价,也绝不和中原中也妥协。

     “我愿意。”
    



     中原中也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捏住了拳头。

      不自觉的咬紧了下唇。




     “中原中也先生,你是否愿意作为太宰治的伴侣,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

     画面里的中原中也没说话,因为他一样紧紧咬着下唇不肯发出声音,摄像不经意的镜头却出卖了他眼角的红,对面的人轻柔的笑着,“中也一定也是愿意的啦!”话音刚落就把他一把拽进怀里埋住了脑袋。

    “西装湿了也没关系的喔,中也不用担心被别人看见了。”




    记忆里那人这么说。




      “  太宰治先生和中原中也先生,现在请你们面向对方,握住对方的双手,作为终身伴侣向对方宣告誓言。”

      太宰治就那样笑着握着他的手。

      “请跟我说。我全心全意的希望你成为我的终身伴侣,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你,我将努力去理解你,完完全全信任你。我们将成为一个整体,互为彼此的一部分,我们将一起面对人生的一切,去分享我们的梦想,作为平等的忠实伴侣,度过今后的一生。”

      多矫情的誓言啊,多年后中原中也依旧觉得好笑。两个人跟着牧师傻子似的念了一通,摇头晃脑心猿意马,终于不紧张了,反而觉得哈欠连天。

     默契十足的盯着对方笑了。结婚誓词听起来有点像他们成为搭档那天彼此说的誓言。多年早已成为习惯,习惯交出自己的后背,毫无保留的去相信,才跌跌撞撞活到今天。
    




     誓言也就是徒有其表。





    终于交换了戒指(中也戴的时候差点把太宰治手指折断),神父先生还嘟嘟囔囔了好一段没诚意的祝福,中原中也看到太宰治伸出掌心来。

     “以后……都在一起了啊。小矮子。”

     “还不是你来麻烦我。”

     “是是是,中也以后够不到的东西别拜托我就行。”青花鱼嬉皮笑脸,“至于我,余生就拜托中也了啊。”

     22岁的中原中也伸手握住了对面人的手掌,刚刚带上的戒指隔的手心疼,他挑着眉头歪歪的坏笑。

    “一言为定。”

    虽然就这么答应,还是亏本了啊。

    “来丢捧花吧,”太宰治顺势把人拽进了怀里,接过花束用力一抛,不偏不倚砸在了两眼迷茫的中岛敦头上。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录像带还有十几分钟就播完的时候中原中也忽然接到了芥川的电话,“中原先生,太宰先生现在在侦探社楼下的酒吧里面……喝醉了。”

    “哈?”

     “我要接敦回家,”电话里的人声音有一丝犹豫,“您能来一趟吗?”

     中原中也有什么办法,反正他天生就活该被太宰治活活气死,这么想着他一边答应芥川一边往身上套外套,一边想着家里的柠檬没有了回来的时候顺路买一点好让那家伙清醒清醒,一边考虑着应不应该带点点心回来,转眼又想到今天订的牛奶没取回来,太宰治吵着嚷着要的绷带自己好像也忘了买。正往门外走忽然又想起电视和空调忘了关,转头看的时候光盘还不知疲倦的转着,播放着最后一点内容。

     那天他喝了很多酒,醉的一塌糊涂。太宰治抱着手软脚软的他走在去休息室的路上,转过身来对摄像头竖起手指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声音也柔软而小心,“你拍可以,千万不要太大声吵醒小矮子哦!”

    “啊……是的。”

     “太宰先生对今天还满意吗?”

     “怎么说呢,”那人对着镜头眨眨眼睛,“我第一次见到中也的时候就发现了,不是中也就不行啊。”
    




    “所以无论今天是怎样的,是中也就好。”





     镜头的最后是太宰治眉眼弯弯的坏笑。







    中原中也有点怔住了似的,他转过身去突然想起来还要去接喝多了的太宰治,踢了一脚门又骂了一句“太宰治你个混蛋”,电视也忘了关急急忙忙往出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开着车上了路。

     车停在第一个红绿灯面前,中也望着窗外一片儿黑乎乎的天和刺眼的红光,又晕晕乎乎的望了一眼无名指上的戒指。花了五秒钟深呼吸,然后忽然笑了。

    他一脚把油门踩到底。









    红灯还有十五秒结束。






     【Fin】

好尬!一定是写崩了。

ooc我的!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1)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