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儿

可麻烦了我的生不逢时。

【BSD】【双黑/太中】爱恋纪实

“别枉了好春光啊。”

     写这段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就好像在整理爱豆的梗一样……反应过来ooc上天bug上天已经回天乏术。
     就这样吧放出来大家看看。为了时间线在每章前加了时间。都是瞎编的。
    
     娱乐圈pa,双明星组合设定。私设两个人08年后公开交往11年后结婚。各种文体的混合体。全是糖。









爱恋纪实











   
        一、2017年8月××日      来自某不知名小姐的blog:


          今年七月份去东京看中原先生。

          自从前年太宰先生意外受伤,双黑的活动被迫取消之后就鲜见中原先生。要复出当然千好万好,不过这一场去之前还是有点忐忑。毕竟是时隔一年的复出,对先生的状态和到场的人数都相当在意。可进了现场就发现自己想的实在过分多余,四面围得水泄不通连个喘气儿的口儿都没留给我,一会儿开场不得被姑娘们打死——感叹一句中原先生真是神仙下凡魅力不凡。

        毕竟也算是圈内常驻live没少看,站在兴奋的小姑娘跟前提醒自己冷静冷静,没成想开场就撩die我——他他他他飞吻你看到了没有????他学会比哈特了诶长本事了你看他!!!!正面踹我!先生请正面踹我!

        总之一年功夫从他身上看不出疲惫凋零来,后面的歌无论新旧都旋转飞天好听且色气值爆表!!!这一次的选曲回去请各位一定好好研究一下巨刺激了,从一开始舔唇哑嗓wink和跪就没中断持续撩,中原先生特有的不屑一顾笑和不屑一顾白眼也一直非常有存在感了——结果中场mc的时候中原先生笑着抱怨刚回来第一场就这么直接大胆可以吗,这live会不会有点太油腻啊?

       不不不怎么会嫌您油腻啊?您看这一屋子的姑娘明显是嫌您不够油腻啊?

      况且太宰先生不在您油腻的起来吗?我是经过大世面的人了,别人心里没谱,中原先生您自己心里就没点儿谱儿了?想当年您两位一个眼神对视一笑互相跪着递话筒把现场活生生变大型爱狗协会的时候您怎么不说油腻呢?

       不过说到太宰先生就不得不难过起来了,两年前从威亚上那一摔差点儿摔掉了一票儿少女的青春——即便是差点,也硬生生给他作了骨折给中原先生愁出了轻度抑郁,无奈之下15年巡演全部取消16年杳无音讯,小两口清清闲闲到美国养病(培养感情)去了。

      是以一个月前瞥见复出的消息活生生炸了一个体无完肤原地爆炸。

     话说多了回正题,总之这次的live虽然只有中原先生一个人还是想吹爆。 安可也不知道没彩排还是突然想起宠他的迷妹了,就上台问想听什么,说是想听什么唱什么,男友力挑拨的我心头那个跳啊——一场子的姑娘们都开始大喊《darkness my sorrow》排山倒海的,吓了他一小跳(被地上的彩带绊倒巨可爱的!!!)然后就拿着话筒瞎讲,说什么呀什么呀我都不是小年轻了还唱出道曲啊,丢人。不过最后还是唱了。中原先生真是好人。

      正当我以为我就可以这样开心幸福的全身而退的时候……暗下去的灯忽然又亮起来了,暗蓝色的灯光从底部一线一线挪上来,一波波漾开,看的所有人心惊肉跳心想难道不至于吧怎么会?

       “夜安,东京的各位。”

      这一声儿出来我连眼泪都有了,四面像溃了堤似的尖叫把人耳膜叫破,这嗓音又是温和又是柔情又是宠,才开口就油腻的不成个样子。这下子谁也不至于怀疑了,确确实实,这是太宰先生啊。

     还打算在后台再玩儿一会儿神秘感的太宰先生被中原一巴掌拍的腿软几乎一跤摔到了前台,后面紧跟着中原一通幸灾乐祸放飞而尖锐的冷笑。

       “几乎忘了还有news要讲了,先说声抱歉吧——我也不是很想让这位先生上台来祸害各位,但让人遗憾的是新专辑里居然有一大半的歌是这位太宰先生写的……既然如此我也不得不……”

       “新专辑”几个字成功的让所有人瞪大了眼睛竖直了耳朵检查起了钱包里(所剩无几)的余款(没有)。

     “中也真够过分的。”太宰先生居然没有讲新专辑的事情,反而还在情境中。

     “您管好您自己吧。”中原先生也不让他。

     然而太宰先生又坏笑了,一看就是要报复。抬起下巴微微瞥了中原一眼装模作样凑近了些,眼神无辜清澈笑的双眼生辉——

      “各位,猜猜看刚刚在后台,我亲了中也几次啊?”

     ……

     内心平静甚至想掉头就走。

     一年不见您段数又高了啊,太宰先生。

     “此外——因为我今天临时去医院复查所以没来得及参加,不过下一场live可就不会把中也让给各位了,双黑  is   back——下个月横滨见,想念我吗?各位?”

      “想念个屁,”中原先生怒的不行白眼都要翻到天花板上了,“您能不划水我就谢天谢地了——活在mc里的男人。”

     ……负责任的说,还是和以前一样恩爱。想奉劝各位猜测双黑要散的娱记,别写了,您会丢工作的。

      回去的路上掰着指头算了算,今年是他们交往的第二十年了。而今年他们两个人都是三十七岁。





二、  2008年5月××日    广播放送《listen to》双黑表白部分cut


        “欢迎各位在每周四晚间收听《listen to》,我是音乐组合‘双黑’的成员太宰治,除此之外还有我的搭档中原中也先生——虽然我觉得中也不参加也没什么两样——”

     “您嘴巴不这么倒胃口可以吗?”

     “倒胃口吗?我这可是好好跟听众朋友们介——停停停你把拳头放下。说到今天呢,首先恭喜各位,因为有嘉宾的参与,终于不用从头到尾听我们打嘴炮了。其次我劝中也为自己担心一下,毕竟这次请来的小伙子既要比你好看又要比你个儿高,小姐们绝对会很快移情别恋的。”

      “是吗?”

      “总之但愿如此。”(“什么?”)“请两位自我介绍吧。”

      “各位好我是中岛敦。”

     “各位日安,在下芥川龙之介。”

     “都是同社的后辈呢。”

     “经中也提醒发现的确是这样。敦君是第一次参加广播节目吧?”

     “的确……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一直吵架听的我连紧张都忘掉了。”

     “从来没有见过给吵架这么积极意义的,真是了不起。”

     “那么来谈些什么呢?”

     “当然啦今天我们主要肯定会谈到芥川的新单曲,不过现在staff先安排了游戏……据说这次难能可贵的准备了道具。”

     “纸片儿吗?”

     “芥川君轻点吐槽吧。”

     “没错是这样——既然中也一脸不愿意解释的样子那我就来勉为其难解释一下。一共四张纸条,一张胜一张负剩余两张空票,胜者提出要求,负者来执行。应当不难理解?那我们开始咯?”

      (抽纸条的声音)

     “赢家?敦君啊。那输家……什么啊是中也啊哈哈哈哈哈哈!”

     “还笑?”

     “总之中也怎么选?”

     “大冒险吧。”

     “那么敦君就请吧。”

    “啊……希望中原先生可以对着太宰先生念一封听众来信。staff递过来的这封。”

    “(清嗓子),那么我念了?‘亲爱的太宰先生……’呃,‘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喜!欢!您!’……我靠这变不变态啊……”

      “姑且说声敦君干得漂亮吧……总之看到了中也吃了死苍蝇一样的精彩表情了。”

    “实际听完的感受呢?”

    “恶心的快要吐了。”

    “还是赶紧下一局吧我也够恶心的了——(抽)
     那这次,啊芥川赢了!我和……敦是空的,那输的是太宰咯?”

    “那选真心话。”

    “想听听太宰先生对中原先生方才表白的真实感受。”

    “刚刚不是问过了嘛。”

    “真实感受?”

    “芥川君居然这么狡猾——诚然,听他那么说我的确挺开心的。”

    “姑且问问您为什么开心?”





     “因为我也喜欢他嘛。”








三、   2011年电影《人生危脆》宣传访谈

——《人生危脆》目下已经在全国上映了,请问两位有什么感想吗?

中也:票房的事情感谢各位赏光。
太宰:感受吗?哪一方面?(询问staff)啊,觉得跟中也拍吻戏的感觉很好。

——听说两位和这部作品很有渊源?

太宰:据说是我们所在的公司BSD社内送给我们的新婚礼物,手笔很大了不是?(中也:我就觉得公司是想诓骗我们拍电影)请了一直跟我们熟悉的红叶小姐来写剧本,森鸥外先生执导……基本上所有工作都是社内消化的。
中也:反正……诶说来这算曝光吧,总之把我跟这家伙原先的经历写在了里面。让森先生拍恋爱喜剧也真是够砸招牌的,毕竟跟先生一直追求的深沉风格比起来我们俩这个算是平凡人故事吧。

——据说森鸥外先生坚持以十二岁及以下的女童作为主角拍摄,这次是怎么说动他参与的呢?

太宰:其实也不复杂,就是红叶小姐携剧本登门并顺手打烂了他家一扇窗户这种程度。
中也:而且这几年没有好剧本可发挥吧,比如有人给他写的剧本像《女孩与海》一类的(我猜他不想拍)。

——电影是以二位年轻时侯的经历为蓝本,具体事件重合度有多大呢?

中也:年轻时侯?现在老了吗?

——没有没有,是指更早一点时间的事情吧。

太宰:看到剧本才发现红叶姐真是太贴心了——几乎每件事都发生过,也就不用费多少劲琢磨表演。有些事情连我都忘记了。她可记得真清楚。
中也:的确——连很不可思议的被棉花糖噎到去医院也是。
太宰:还是有点不一样吧,我当时都快噎死了也没见您送我去医院的啊?
中也:明明我都要笑死了还有功夫送你去医院的吗?

——那时候才十七岁啊?

太宰:是十七岁。
中也:刚跟他交往——发现他除了会吃什么别的不会。

——交往之前以为太宰先生会什么?

中也:以为他会做饭。实在想多了。

——原先二位的公司也曾经流传出二位浪漫的爱情故事,现在看来似乎与电影相差很大?

太宰:那个故事是为了制造舆论和话题编出来的——是我们公司国木田先生写的。
中也:太宰治挨揍中原中也英雄救美那块儿写的挺好。

——这一次的拍摄环境怎么样呢?

中也:首先待在森先生的组里他通常不会让你太舒服,很累——不过趁机回了趟老家,因为不少镜头需要回去拍。
太宰:中原先生上幼儿园时候暗恋的女同学现在在镇上的学校里当老师哦。
中也:您闭嘴吧。

——电影最后出现的太宰先生独自出国留学的事情也是真的吗?

中也:是真的。一声不吭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在机场跟他吵了天大的一架。

——学成归来后是怎么和好的呢?

太宰:说起来比较俗,因为我去了半学期就回来了。

——因为想念中原先生咯?

太宰:不是,是因为吃不惯法国菜。

——两个人的爱情长跑已经超过了十年,公开恋情也有三年,有什么想说的吗?

中也:我都快烦死他了我能分手吗?
太宰:明摆着您不能啊。您还打算下个月跟我结婚呢。

——最后一个问题,《人生危脆》,这个题目怎么解呢?

中也:人生易逝早做打算,不要浪费时间。
太宰:自然是如此——别枉了好春光嘛。








四、【集中贴】请你们一人一位接力给我双黑糖吃好吗?

————以下为热门回复————

:   “打着滚儿推《kiss  for kill》的间奏的舞蹈部分!!!!中也揽着太宰的脖子微微一偏头吻上宰的领带扣两人一对视再回头对着摄像机wink最后一抬手把宰推开!!!浓情蜜意的爆炸!!!!”

  :  “【图片  jpg.】
        这么多年过去了果然还是结婚照最甜吧。
       白西装好看吗?”

   : “一个人收录广播节目的太宰先生偏要在节目里给中原先生打电话美其名曰‘不能让他也闲着’,电话打通遭恶劣训斥‘死青鲭你不长头的吗?’答曰‘是是是我是无头骑士。’”

   :  “想对前面所有觉得‘去美国了就不会撒狗粮了’的各位呵呵一笑然后贴上到美国去看望小两口的红叶姐的偷拍
       ‘尾崎红叶:【图片  jpg】分享一个半夜三点起床给太宰治捏蟹肉小馄饨的中原君的背影。”

     ……

  :  “……来了,新鲜的,热乎的。
       【图片 jpg.】【图片  jpg.】这两人养呱给起的名儿……
         你矮:死青鲭
         你宰:傻蛞蝓
          翻译过来:亲爱的。”

……

————以上已是最新回复————






五、  2017年九月××日B社访谈太宰治部分cut

……
  
         “有人说太宰先生做的是星光闪耀的职业。”

        “别呀我现在可是过气了。”

        “当然去年的隐退是对人气有影响,但是还完全没到您说的那个份儿上呢。”

       “没有吗?我去年的状态很不好这是大家知道的。业界信息流量大过气不是常事吗?”

     “个人认为双黑的作品很有生命力,是在认真出作品的感觉。”

     “迷恋音乐,迷恋舞台,迷恋伪造……这诚然是我与中也更少年时的某些梦想。成就作品也在其中。不过到如今已经不太相同了。至少我与从前不大一样吧。”

    “怎么讲?”

     “……各位,什么叫做‘星光闪耀的职业’?我对这份工作别无他求,我不如中也有野心,认为做好就可以了——做不好也无妨。因此称不上星光闪耀,因为鲜有成就嘛。

      诚然成就也有,但也只能是中也吧。且是他成就了我。他才是星光闪耀的那一位呢。

      争强好胜的行为了无含义且被世人轻视之后,创作自然也与年少梦想无关了——或许仍有联系,但只好缥缈一线——于是我就写我毕生的事业,这事业说来也很简单——比如中也。当然与他人雄图大志不同——毕竟是我耽于风流。

       说到底我是跟你们中原先生打过照面的一片魂儿,我还没走,全赖他肯留住我啊。”


    

【FIN】




顺便一提。
“人生危脆,必当远虑。”(《宋书》)
原句是一点都不浪漫的句子。

评论(16)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