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儿

可麻烦了我的生不逢时。

【BSD】【芥敦】热烈亲密爱

复健产品。思路很僵。
芥敦爽文。恋人设定。
年上,两人同公司的经理芥×职员敦
←其实设定也没那么重要
但是有严重的,可怕的,凶残的,ooc!!!!!!!!!!
是个试验品,重点放在了对话上面。

最后一个故事是“吵架后的工作日”的设定









热烈亲密爱






A.


       中岛敦从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芥川龙之介做完还有谈情的习惯。

     这倒也完全怪不得少年太天真,毕竟芥川平日里一副严肃冷淡惯了恨不得把人在床上杀掉的架势,谁也实在不敢奢望跟他能愉愉快快打一炮再并肩说说情话这种事情的。

      也是因为如此,与芥川谈情自然与他人都不同,打闹玩笑与挑逗就更别提了。此刻中岛敦战战兢兢的平躺着,芥川半撑着脑袋,一只手绕到他脑袋后面轻轻玩着他的头发,就那么直勾勾盯着他来来回回看,笑也没笑,唇线也抿紧了。

     “……刚刚那句话,你再说一遍。”

     “哪一句?”

    芥川就有点不耐烦,慢吞吞斜了斜视线摆了下脑袋,又稍微靠近了一点, “刚刚那句。”

     “……什么啊,到底哪一句啊……”

      “就是……”,芥川又皱眉了,中岛敦还没反应过来,他忽然俯下身来唇瓣轻轻蹭过中岛敦的脸颊,蹭出一片滚烫的红来。反应过来,耳廊已经被人不轻不重的吮了下。

     糟糕……芥川怎么可能这么懂的。

     中岛敦肩膀抖了抖,又怕又开心,又羞的睁不开眼睛,芥川还没放过他,嘴巴还在耳边,偏偏又偏偏,贴着耳廊开口了。

     “就是你说……‘很棒’之后。”

     “什……”

      芥川唇瓣透着凉,吐息却滚烫的要命。敦脸烧起来,想偏脑袋,被芥川耳后那只手给硬生生掰了回来。

      “是……‘好舒服’?”

      中岛敦咬咬牙问。

      “不是这个。”

      “‘不要了’ ?”

      “不是。”

      “‘讨厌……疼’?”

      声音已经有点愤愤然的。

      “不是,下一句。”

      “‘太厉害……了’……?”

      “不对。”

       “那到底什么啊!”少年脸烫的可以煎蛋,被恋人惹得四下里晃脑袋,漂亮眉头也皱住了。

     芥川还是没笑,严肃的好像在办公室看文件。可是却推住了少年乱动的肩膀,亲昵的跟他抵住了额头。

     敦心里略略平衡了那么一点点。

     “就是下一句,”芥川有点不甘心的左右略略蹭了蹭,眼神里的无奈又让人觉得实在可爱,“你知道的。”

     “我哪知道啊?”

      敦忽然有点歪歪的那么笑了,“我就不知道。”

      芥川忽然又把他揽紧了一点,偏过头去啃住了他的脸蛋儿,没下嘴咬,虎牙险险的停在上头。

     “喂我说芥川……”

     “嗯?”

     ……

     真是不好对付。

     中岛敦只好妥协,抬起手臂来揽住了芥川的脖颈,纤长的手指插进芥川的黑发里面,于是两个人就这么贴的更近了。

    “诶我说……听着,”

     芥川终于抬起头来了。敦顺着他仰起脖颈的动作,指尖轻轻揉在黑发上。

    “喜欢你……龙之介。”

    话还没讲完,少年就已经伸出手掌遮住了半边滚烫的脸,后面那个亲昵的昵称含糊在唇齿间,暧昧的没边儿。芥川的唇反倒抿的更紧了。中岛敦却一点都没有担心他生气,反而钻进他怀里黏糊糊的要吻——吻一吻就没那么不好意思了。自然就吻了,唇瓣温热又黏腻,温柔的好像不是芥川似的。

     不过这就是芥川了——是芥川热烈起来的,中岛敦独享的模样。这一点敦完全清楚。

     芥川抿唇也不是生气了——至少对我不是的,敦偷偷的想。

     他只是不想被别人看到在笑的样子。他讨厌别人看到他笑。只不过他心里,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的。





B.




       “远点。”

      今晚第三次的,芥川伸出手把中岛敦凑上来的脑袋推到一边去。

      “怎么?”

      敦抬头跟芥川一起皱眉头,眼睛也不饶人,“芥川真过分。”

      “所以说让你离远点。”

      “就枕一下肩膀怎么了?”

      “说过了——我还要工作。”

      芥川回应了无理取闹的恋人,仍旧皱着眉头没什么表情,低下头去推推眼镜,转眼要和没看完的企划案谈恋爱。敦被晾了一道。芥川就是这副模样,倒也说不上不习惯,心情自然略微不平,可又不好跟他这样大闹一场。

      不过一两句逞强的驳斥还是有的,中岛敦抓起沙发垫挪到沙发另一头,撑着脑袋假装打量起电视来。被芥川恶心了心情,敦自然一眼也没看他,因此芥川从电脑屏幕略略抬起头来因为他硬绷着委屈而露出的那点几乎有点腻歪歪的笑,他也就都没看见。

      他没精打采的摇了摇头。

      “芥川嘛……工作哪里不能做啊,非要带到家里来。”

      “嗯。”

       看来是看企划案上了瘾,连他说什么都没听清就忙着敷衍了。中岛敦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芥川刚长出来的刘海一根根拔下来。

      “反正……芥川明天还要加班——全国都放假,就,你,一,个,加,班,嘛。”

      怨气难平,连音调也跟着拔尖了,中岛敦斜眼要把芥川盯出个洞来,芥川看他连眼珠子都要钉在自己身上,实在不好说他什么,就权当他一直目不转睛看着自己,想了想竟然觉得很高兴。

      “嗯。”

       “嘶……”中岛敦趁芥川又低下头去悄悄捶了捶胸口,似乎是真的气的要命了。

      “芥川到底听我说话没有。”

      “听了。”

     “那我刚刚说的什么?”

      “全国放假,只有我加班。你说的这么清楚,我实在是听见了——你要是真的愿意跟聋子谈恋爱,还真是让你失望了。”

     “真没劲——芥川。”中岛敦直起身来,手里的沙发垫冲着芥川的脑袋恶狠狠的一击。下巴尖抬得高高的,趾高气扬的跳下沙发头也不回。

      “那我睡去了。”

      “晚安。”

      芥川一边这么回履,却还是眼皮都没有抬一抬,中岛敦攥着拳头皱眉头,有气无力的往房间走,脚步声都拖拖踏踏垂头丧气的。

       “你半夜……不会饿吧?”

      走到门口敦又回过头来,问话声细的像蚊子,饶是芥川也愣了许久才弄清楚他问什么。芥川心里倒是慢吞吞的笑了,不过想到他们面子上还在吵架,就这样一下子妥协,不说自己,连敦都会觉得不好意思。就淡淡挑了挑眉头,摇了摇头当回应了。

       第二天中岛敦仗着自己休假,芥川起了许久也撑着没肯睁眼睛。也不知道又过了几个钟头,芥川终于拽着他的睡衣领子把他提到了眼前。

       “给我起床——非得装睡?”

       “是芥川……芥川?你怎么没去上班?”




      “全国都放假,我怎么好意思上班呢?”

      “你什么……”


      中岛敦的眼睛就慢慢慢慢睁开了。

       芥川龙之介松开他的衣领子,好整以暇的挑眉头,虽然没太笑,却是一脸的得逞。中岛敦左右考虑,觉得自己是被摆了一套,不甘心的恨不得立马就冲上去对芥川的眉毛动手。芥川看得出他爪子坏,没等他想坏主意,先把他抓起来换衣服。一边换一边占够了便宜,小伙子圆润的肩头性感的腰线通通摸了个遍,就套了一件白衬衫,敦的脸却红了。

        “你凭什么就哄我,你滚远点。”

       “昨天我要滚,你又坐在沙发上长吁短叹的什么意思呢?”

       “骗子,芥川。”

       “是你自己没长脑袋,现在来怪我?”

       “过分。”

       半轻不重的拳头装模作样的打够了,中岛敦下床乖乖吃饭。芥川收拾掉多余的盘子,坐在他对面看他吃煎蛋。

       “吃完了想去哪儿?”

       中岛敦抬了头,手里的叉子也停住了。就看着芥川凉冰冰的黑眼睛,盯着盯着,眼角一滴滴亮晶晶的,就这么前赴后继滚下来了。

       芥川也实在拿他什么办法也没有。






      “还是说哪儿都行?”




C.





      “芥川先生,这个是要你签字的。”

      中岛敦把文件夹拍在芥川桌子上,转身就想跑。芥川却不肯放过他,指着文件里面的数字挑毛病,“这个还要在拿去确认——如果不是准确数字别想我签字了。”

      中岛敦冲他横眉头,心想核对数字也不是我的工作,你硬要给我添麻烦也没招,顶多我我多跑几趟腿罢了——有什么了不起。

     芥川也成心让他不舒服,就抬头,装着恶狠狠的训他。

      “自由过分了,新人。”

     “像这样的工作,好歹略微上心点吧——做成这个样子,我不想看。”

      小气鬼。

      中岛敦盯着他恶狠狠的表情心里嘀咕。芥川从来是这样的小人——家里吵了架,带到公司还要接着闹,不像平时冷静过头的样子,反而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似的。

        中岛敦就转身去,把他办公室的门带上,凑到办公桌旁边跟他讲道理。

      “芥川你这就说话过分了,我又没有胡闹。”

      “那昨天谁因为……”

      “我已经不生气了——芥川真是爱耍脾气。”

      “说起脾气在下比不上你。”

      “总之还在上班——你再因为文件是我送进来的就往回扔,我就懒得管你了。”

       说完中岛敦就往回走。芥川翻开文件夹,稍稍怔楞了一会儿,又皱眉了。

      “中岛——”




       “我说,中岛敦——”







       “……敦。你来一下。”






       少年终于等到芥川妥协,才不紧不慢心满意足的转过身来,

        “怎么?”

      芥川从文件夹内页拎出来个小纸片片,居然有点笑笑的,“这什么?”

     “您说这能是什么啊。脑袋白长了,芥川你。”

      芥川拿他没办法,把小纸条放在眼前又看了看,伸手招呼中岛敦。敦凑的离他近了些,他居然伸出手来,像个小女生似的握住了人的手,黏糊糊的没松开。

     “干什么呢芥川先生你?”

     “没什么。”

     “那放开。”

      芥川龙之介反而握的更紧了些,把桌上那个纸条条拎起来放在敦眼前,“念一遍来听听看。”

        “这个我就不干了,”中岛敦把手抽回来,“这个芥川你可一次都没跟我说过。”

        芥川果然就愣住了。

       不过中岛敦并没在等待什么,芥川最终还是不会说的,但这不妨碍他在心里那么想。芥川想说的话中岛敦心里清透的跟镜子似的,但芥川绝绝对对不会轻易说出口的——这一点他就更确信无疑。

      不过开口提醒他一下也是好的——“我不知道芥川你是不是在等未来的某天,终于不得不对我说这个了……不过说不准你等不到那天呢?芥川,所以要是哪天你想开了,希望我能第一时间就听到。”

      芥川看着他带着笑的眼睛,又默默抿住了唇。

     “会的。”

      声音很轻,敦觉得算是回应。毕竟还在上班,很快就离开了。

     芥川又从桌子上捡起那张纸片——少年的字倒是写的不难看。
     









     【爱してる】
  










      这种话我是不会说。
      这么想着,芥川有点苦恼的揉了揉眉尖。





【FIN】







诈尸。
写在某个半夜。

评论(10)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