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儿

可麻烦了我的生不逢时。

【BSD】涉水而来问你名字(新双黑/芥敦only)

“可记得你涉水来问我的名字。”
“我见得你都是人间最好的事。”

来自河图《春日迟》

职场pa  经理芥×新晋职员敦

拾起来的旧梗,没讲什么有意思的。只写了初见时心动,没有爱情。是冬天的故事,很清淡。

烂尾请注意!ooc请注意!!

给三儿, @余糖三
算认识你的见面礼。




涉水而来问你名字









       芥川龙之介不信前缘。自他出生起如今整整三十个年头依旧不信。前缘是诡辩——因果都只在眼前。他从不东张西望,只信奉认真工作——于是每日穿梭于清晨慌乱奔走的人群和冷风,过地铁站,扶着栏杆打盹儿,乘电梯,打卡上班。待到坐在办公桌前看完第一份企划,而秘书把加了双份糖和奶的咖啡摆在他手边时,他方才觉得心安。

       这一日风恶而雪要倾城。芥川上地铁时双肩尚有留白,衬着他发尾的淡色,衬出些温和的暖意来。这是朔风起时头一个磨穿人心骨的糟糕天气,公司前厅撑了一地湿泞狼狈的雨伞,天色晦暗。芥川穿过走廊时路过人事部的会议室,门口的长椅上坐了一排求职的大学生,如同坐在诊室门口等待护士传唤的病人。男孩子们都穿了白衬衣,灰色或者黑色的西装裤,同芥川当年相同——人们往往都大抵相同。

       芥川走着,漠漠然扭头,注视也不过些许时间。可一眼看清后,却忍不住站住了——长椅的末端坐着的那个男孩显然是睡着了。他一头发如同温柔的雪色般蓬松柔软,脑袋靠在墙壁的一边,压住一半眉头,眼睫闭紧了,是不见天日。少年哪里都纤瘦,衬衣袖子显得宽松,仿佛有风在其中游走。芥川龙之介也不知自己看了多久——直到旁边有人推了那少年的肩膀他方才醒过来了,揉着倦眼东张西望,不经意间扫过万世浮生,连带着注视他的芥川也看在眼里,那神色虽然迷惘不知世事,双眼却如紫金色的浓霞般耀眼夺目,芥川忽然就回过头去了——明明不曾相识,为何对视一眼也仿佛短兵相接呢?他垂下颈子,撑一半眼帘往回窥看,少年却已经回过头去了,只留一小半侧脸,留着方才在墙壁一边压出的红痕,脖颈却是雪白的。

     芥川又看半眼,看少年走进会议室去,边走边冲自己身边的同伴开玩笑,面容生动,一派天真神色。他不自觉已在走廊里站了半晌,连少年背影也看不清时才反应过来看的太久,自己也心惊。明明天色昏暗,却从少年背影隐隐约约看出一抹儿光来——芥川龙之介皱了眉头。

     “芥川先生?”

     女秘书半天等不到他来签字,只好自己到走廊里来找他,他冲秘书点点头,眉头却没松开。


     时至今日芥川龙之介依旧做着这城市的孤胆英雄——这是旁人的说法,他自己并不觉得孤胆有什么不好,而自己又英雄几何。他仿佛生来眉间搁着一捧雪似的,别人同他有半句言讲也被冷眼噎回去,不讨人喜欢的很。但于芥川似乎无不可——新接的客户姓山口还是松下,秘书家住在城南还是北郊,同事聚会定在哪里,吃什么,全都可以不用考虑。他只自己一个人在街道上人群中穿梭,如同住在空城。

      唯独这座城市与他为伴,尚有些地方肯收留他。晚间下班芥川往往走半公里去熟识的店铺吃晚餐,路远倒在其次,他只喜欢店里放的充足的暖气和红豆沙的味道。芥川天生的畏寒,冬日愿意里长长久久的消磨在里面,锁着眉头加班,偶尔抬头看窗外的风,浓墨似的长夜。

       这一次因为天冷的缘故,店里面自然就冷清些。如此一来,芥川刚刚进门就看到有个熟悉的影子立在柜台旁边,笑着同店主人说,要一份茶泡饭,谢谢。

     这背影挺拔,不似芥川双肩瘦削。店主人同那少年笑了笑,把他点的餐装好。芥川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别过头去,马路上正拥堵的晚高峰和明明烁烁的车灯就映入眼帘。不多时那少年与他擦肩而过,步履轻捷,身上仿佛有冬雪的香气——芥川龙之介是始明白原来他们有着两样人生,原来这少年与他如同来自两个世界。从他背影里模模糊糊看到那点白蒙蒙的光,仿佛是自己从未见过的颜色。

     半晌才缓过神来,跟店主人点餐。末了要离开时主人递过一把伞来——“先生没带雨伞吧。外面的雪太大了,拿了伞走吧。”

     芥川抬起头来。

     “是个男孩子留下来的,眼睛很漂亮的那个。他说看先生您肩上有雪迹,怕您冻坏了。”

     店主人这么笑着说。


      因为有伞,芥川龙之介依旧渡一地冬雪回家。天色太晚,连过江大桥上车流都稀稀落落,芥川靠在旁边的人行道上,依旧是眉头深锁。

     芥川龙之介一个人守这座城池,尚且不需要什么人来深交——旁人都不值得。可是孤独久了难免寂寞——若是两个人寂寞,可好得过孑然一个寂寞?芥川尚不清楚。站在桥上吹了半晌刺骨的江风,芥川却只是抿着唇。他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冲出来,将他一丝不苟的生活拆个七零八落。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芥川没主意,迷惘就这样来了。

     最后他摸口袋,掏出一枚磨得光滑的硬币出来,打算用毫无意义可言的占卜来决定自己往后人生——即使显得荒诞可笑,都不必放在心上了,芥川这样出神想着。是独自一个寂寞还是两个人寂寞呢?且看它的吧。芥川就曲起拇指把硬币扔到半空,空气里听得到金属破空时的微微响动。

      可他伸出手去却没接住答案,那枚硬币撞在桥栏杆上,打个转,直直坠到彻骨寒凉的江水里去,百米之下于是就这样留下一个秘密,而芥川龙之介无从知晓。江水浩浩汤汤横无际涯,天尽头处是秘密最终的归宿,芥川只好看着它走掉了。

      当晚芥川做了离奇的梦,梦里他在火中丧生,生前是杀人魔头,从未心慈手软。他死时那少年从火中走来,揪住他胸口破口大骂,骂着骂着就流下泪来——虽然是梦,可他好像还是嗅的到少年身上冬雪气味。

     芥川不信前缘,可是这却仿佛前缘一梦,他还是迷蒙着睁眼,不辨今夕何夕。

     夜将尽了,雪也才停。


     芥川第二日还是准时上班。清晨人依旧忙乱,昨夜的雪化了一地的泥水,狼狈湿滑惹得人心里烦乱。但芥川依旧准时坐在办公桌前喝咖啡。新来的实习生今天第一天上班,都捧着文件在各个部门乱撞。芥川看企划的间隙抬起头来,忽然就看到个熟悉人影——虽然见面不久,却仿佛相识多年。

      他想了想还是放下手里的杯子,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过去,走廊里人流涌动,芥川走着,仿佛穿过一条人情的大河,无声无息却激流暗涌。

     芥川不信前缘。也不觉得什么——“新生活方才开始”,可他一向以为,眼前的才是因果,原来上天注定,总有一个人要改变他。说不定有一天他也会相信前缘注定。

     当下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那人回过头来,双眼带笑。

     “先生,您有什么事情?”

    “不好意思……你叫什么名字?”









     “……不好意思?太嘈杂了,您能再……”
   








     “你叫什么名字?”

【FIN】




芥川是孤单性僻,敦是菩萨心肠。
先做朋友再谈情。
来日方长啊。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