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儿

可麻烦了我的生不逢时。

【 BSD】相棒(双黑/太中only)

“奪ぃたのに遠回りをして”
越想一手擒获    越被一手推远

推荐DGM:GRANRODEO  《tRANCE》

觉得这首歌多多少少能把我竭力掩盖在清淡文字底下的东西,讲出来一点吧。应该说他们不仅是彼此沦陷昏睡,更有在和巨大世界共同沦陷昏睡的成分吧。

明天可能会单开一篇说说这篇文和这首歌的关系。顺道写一点阅读提示。

人生中第一个黑时宰,两个人都ooc的不成样子。发生在十七岁时的一次任务经历。
【我觉得大家可能都知道】标题在日语里是“搭档”的意思






如果可以的话以下↓








相棒







     情报还算准确。这伙人放在横滨算是有点本事的,只可惜碰上了中原中也。正是清晨路上少人行,何况巷子深处就更难觉察,中原为万无一失,拿随身携带的折叠刀抹断了最后一个人的脖子,枪就留在大衣口袋里。站起身来时远处天光微微一亮,冬日苍白无力的太阳来的太迟,而该结束的已经结束了。

      他站起身来把折叠刀丢进垃圾桶,整理好自己的礼帽走出幽深的巷口。于是都市生活的起始终于展露于杀人凶手的眼前,似是风光流连人间乍现——不过他没什么表情。远处的玻璃幕墙开始反射太阳惨淡的白光,光斑落在地面上恍若一吊鬼影。女学生们成群从他面前走过,眼波跳动如莲。

        对面的咖啡店开门够早,中原有时加夜班,清晨习惯去那里消磨。店主人上了年纪,就算有回头常客大概也记不太清,但偏偏记得中原——大抵能从清晨一直坐到午夜时分才出门工作的也只有中原中也一个。      

       咖啡店里暖香气味和昏暗光线暧昧得很 。中原推开门,铃响有如幻梦中刹那的声音,光线一开一合,偏偏看到有道修长的背影不偏不倚钉在自己常常坐的位置上。那人半哑着嗓子跟店主人谈天,嘴角噙着一抹懒洋洋的笑意,黑西装外套放在一边,半边眼睛包在绷带里,可剩下的那一只,却也仿佛装进去地狱流淌的暗河似的,含含糊糊,有雾气。

        太宰治。中原的漂亮眉头于是乎皱起了峰峦。可那人已经转过身来了——“什么啊——居然是中也你啊。”

        尾音拉长了,是嫌弃口吻。中原中也回他一眼风刀霜刃,目光比子弹锐利。才一回合,就没分胜负。中原中也坐他旁边,在吧台给总部挂电话。太宰治一边听,一边冲他嬉皮笑脸——“这么点小事,居然还要中也你亲自办——中也你干脆不用当干部,直接给森先生打份零工算了。”

     中原中也撂下话筒,伸出手去提太宰治的衣领——那张眉弯眼也弯笑的碍眼的脸就更摆在自己眼前头,哪怕是略瞟一瞟也让人厌恶到了骨子里头。反胃得很,中原揉皱了他熨平的领口,猛的一放手别过头去了。太宰治倒没开口,却半仰着头轻轻吹一声口哨。那声音飘飘然,半轻佻半厮磨,只听的人心里万丈无明业火起。




         人道是所谓搭档,就是如影随形如胶似漆,整个后背都供出去,无论到哪里都羡煞旁人的好情分,与其说是亲密朋友,不如说是恋侣来的贴切。你若是同他一道就可大杀四方颠倒乾坤,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风光无比。

        中原中也同太宰治自幼搭档,自然也是羡煞旁人大杀四方,只要他同太宰治商量好,他们两个愿意把横滨翻过来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只可惜他们两个长了这么大,除了打架的事情,什么事情也没有商量过。





      太宰治当然不是来这里等着中原中也。依他的性子,凡是中原常去的地方,无论如何都看不在眼里的。只可惜太宰治这一次约见的可爱小姐也喜欢这家咖啡店,只好“委屈自己跟中也待在一起了啊——”

        他口中的约会对象约摸一小时后才到,甫一推门,太宰治便大大方方让开中原常坐的那个位置,同那位小姐坐到一边去了。桌子碰撞的间隙听得缠绵的谈话声,“友子你今天这么动人,可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啊。”

        “瞧瞧吧,谁也没有太宰君会说情话。”那位小姐一边打趣,一边也笑了,“那边的那位,想必是太宰君的朋友咯?”

        她一边说,一边目指中原。太宰治忙着摆手,仿佛听了天大的笑话似的,“同他那样的做了朋友,人生便也没指望了啊,”末了又说,“只不过是普通同事。不过他可是人事部的主任喔,我上司。”

            太宰治的鬼话,中原中也只要略过一过耳朵就能听个七八。想必是顶着个少年杀手的名头恋爱腻烦了,这一次冒充公司职员来过瘾。中原中也倒真是人事部的顶头上司,隔三差五要到基层去开除人,叛逃的办事不利的还有敌方细作,一枪一个,办的干干净净的。

       太宰治那边自说自话还没停,中原手碰着大衣口袋,略一扭头,光影眼前穿梭,昏黄明暗如失焦的镜头,视线里只看得到太宰治精巧玲珑仿佛白玉雕琢的一只耳朵,掩在黑发后头,不窥一面也是美艳皮囊。

         中原的眉间便有了不快了。

        “友子今天是翘班出来的?”

        “当然啦,好不容易才来的,所以迟到了。金田先生说今天中午要同友人出去用餐,这才有机会逃出来呢。否则平时,他一步也不会让秘书离开的啊。”

        “是这样啊,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餐厅?那样的大人物混在平民里面的话,真的有点想象不到哦。”
       “太宰君对这个感兴趣吗?……”

        原来是政府要员的秘书。中原听女人说起那位姓金田的觉得耳熟。太宰治就借着这样的话头,同那小姐一直缠绵悱恻下去了。

        中原中也终于打算走之前又接到了电话。太宰治看他起身推门,目光略略移开半分。中原在门口立了半晌,就着冷风点了一支烟,回过头来看着太宰治,“太宰治你今天可也是翘班了啊,怎么着,我一个人事部主任,扣你点工资成不成?”

       太宰治听了他这话,歪过头兀自笑了,“中也你是这么狠心的?”

        “我原以为没有开除你,你已经要感谢我的。”中原中也眯着眼睛打量他,“真是被狗咬了。”

        太宰治听中原骂他,也不恼,反而笑的更落落动人起来,一只眼,也颠倒众生了。

         “—— 中也你这样好脾气,活该被狗咬了。”

        中原中也顾不上管他的无赖嘴脸,转身要走,却被太宰治叫住了。

        “午餐可不能对付啊,中原主任。”

        “不要你管。”




     
      可太宰治说是吃午餐,中原中也居然就真的去吃午餐。

      西餐厅暖风打的很足,中原进去之前又对着之前发来的信息确认了地点。推门进去是有年轻的女侍者迎上来,“请问您有预定吗?”

         中原说有,“你帮我查一下太宰治,他预定的位置。”

        太宰治忙着陪他的年轻女秘书,当然就没空来。中原跟女侍要菜单的时候得知单已经点好了,他哦了一声,转头去看桌上摆的那支酒的年份,这时候忽然有人敲了敲他桌子的边角,“先生?”

       声音从暖风里透过来,仿佛一下子撞碎在玻璃上的清脆。中原中也从红酒瓶身冗长的法文单词上挪开眼睛,抬起头来看到一位小姐正笑着,就站在他桌边。

        “我能坐在您对面吗?”

        女人出声问了,声音不算太大,却低沉婉转,她一边说一边又笑了。中原中也被突然的变故弄得有点糊涂,抬眼打量这女孩子,是青春坚定的一张脸,口红淡淡的宛若樱色——中原中也忽然想起清晨在街边碰到的那些女学生,莲花一般动人的眼波来。

          但他显然没有那个必要让她坐下——中原中也不是欣赏女同学飘飞裙摆的高中生,而是杀人凶手。但他想了想还是对她说“请便吧,”又抬起下颌笑了。他的笑容不似太宰治缠绵细腻,他浅浅一勾唇角便掩不住的张狂意气,双眼如冰蓝的海面。

       女孩子盯着他的脸垂下半个脑袋,耳后有微红。那一刻中原却有点笑不出了——他忽然就想到了太宰治和他美丽的友子小姐,甜蜜的剪影如利刃忽然就破空而来——所以他到底为什么一定要让这女孩子坐下来呢?

       于是他又不快起来了。
     


       女孩子坐好之后中原替她点了餐——“太麻烦您了?”

      “不用客气,”中原伸手替她倒酒,“相比之下,更在意你为什么一个人这样唐突的冲我要座位呢。”

      “因为麻烦了您的缘故,所以全部坦白给您吧——”女孩子从背包里取出一枚证件,“请问您注意到我背后大概五十岁左右那位男性了吗?”

       中原接过女子递过来的证件眯起了眼睛——三年前从大阪特警科毕业的江口警官,照片大概是刚毕业时的,比如今更加孩子气,那时候还不是披肩发。他把证件推回去大致装出惊讶神色,一边回答女子的问题,“嗯……注意到了。”

        “那一位是今年刚到任政府官员金田先生,我是他的保镖。”

        “像江口小姐这样穿裙子的保镖可不多见,”中原挑眉头半是不动声色,半是调侃,“这么说来,小姐是军警一类的人物咯?”

      “如果用男性警员的话,反而容易被人提防的——不过这里的保镖不止我一个。您大概有耳闻?横滨听起来可是个了不起的地方啊。”

      “是吗,”中原端起酒杯来,透过红酒动人的暗红色暗暗打量坐在江口小姐对面的金田先生来,“其实我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什么不太平的事情都没发生过啊。”

         说谎谁不会啊。中原就笑了。
        



        接到太宰治的电话是用餐开始半小时,电话另一头嘈杂的很,似乎是刚结束了枪战和爆炸。太宰治冲他嘟嘟囔囔的抱怨,“中也你到哪里去了——首领,居然,要我,加班啊——”

      到底是谁在加班——中原咽下去半句话,牙都咬酸了,“那你那点破事到底弄完没有。”

      “五分钟左右。我比较担心中也你哦——不管什么样的事情交给蛞蝓,一定会办砸——”

     中原中也挂掉了电话,坐在对面的江口小姐看起来颇为惊讶的样子,“没想到先生你还有这样一面啊?”

     中原不善言辞,没心情聊天,就只好挑起眉头。江口小姐略微思考了一下才说,“刚刚见到您,看您又苦恼又严肃的样子呢——没想到还有像方才那样生动的情形啊。”

        正午后路上行人匆匆,江口一字一句仿佛放缓了,轻轻撩拨出痕迹。中原中也皱眉,忽然又迷惘。什么事情若是碰上太宰治,便扑朔迷离起来了。太宰治仿佛不快乐的根源,虚迷的幻想,仿佛玻璃幕墙反射出的那一吊未死的鬼影——

         不过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中原暂且压下了眼中的不快,对面的女孩正切最后一点牛排,耳尖泛着醉酒的微微红色。她显然没醉,但经不住中原长长久久的盯着她看,于是抬起头来,“先生?”

         中原大概考虑了一会儿说辞,最后他又简短的微笑了那么几秒,然后对她说,“可以看看江口小姐把头偏过去的样子吗?”

         这是太宰治惯用的说辞,向女性提些无理取闹般的孩子气的要求,却往往能使她们提起兴趣来。果然江口小姐笑着开口问了,“怎么了?”

       “觉得小姐侧脸分外的好看。”

        被赞美的女警官刹那间脸色绯红,却还是轻轻的扭过了脖颈垂下半边脸来。这一下中原仿佛要轻松的吹一声口哨了——堪称完美的射击角度,太近了,几乎不需要抬手。他从大衣口袋里取出手枪来干净利落的开枪,正中金田的太阳穴。而江口冲上来夺取他的武器的时候他把这女孩子手腕扭断了,第二枪打在她胸口。没过多少功夫他就脱了身——不过记者已经来了,金田的死讯根本没法隐瞒,而军警是不会来的——中原对这两件事情都有足够的信心,因为这两件事情都是太宰治解决的。

       紧接着就应该是恐慌了——大庭广众之下击毙政府要员,连带附近所有的警署都遭到袭击。明天早晨那些女学生大概不会去上学了——念头从他脑海里闪过,如同一簇火苗烫到了神经,在他眼前平白泛起了白蒙蒙的闪光。但很快就消失了——中原中也听着远处爆炸和救护车的铃声,略略揉了揉发痛的眼睛。

      加班结束了。


      将近五点中原才回了一趟总部——太宰治已经在森先生的办公室里了,他早应该料到这个。刚进门森鸥外就转过头来,“啊——是中原君。”

      中原中也摘下自己的圆帽,给森先生淡淡鞠一躬。

      “事情办的漂亮极了——该说不愧是中原君吗?”森鸥外眯着眼睛笑了,“果然有太宰君和中原君来办这件事情,我才能放心啊。”

      “所以首领跟政府那边联系过了?”太宰治扭过头来笑了,“看不出来您这么心急啊。”

       “应该算他们找到了我。急急忙忙的打电话给我。大人物们偶尔也需要敲打一下啊,是不是?”

      中原不可置否,耸耸肩膀敷衍。趁没人注意背过身去偷偷打哈欠——天知道他早晨几点起床,居然加班到这个点。尤其他们两个聪明人又在这里讲起没意思的漂亮话,听的中原烦的很,摆了摆手说首领我要走了——你们两个慢慢说。

     走廊上一溜儿玻璃墙,此际夕阳日暮,颜色昏黄缠绵一眼看不清个云里云外,中原走得慢。不一会身后就又挂上了一串儿脚步声,也一样不紧不慢,尾巴似的惹人嫌。中原快一步,那人也快一步,中原慢一步,那人也慢一步,不嫌烦似的。

      “太宰治——你究竟哪里来的闲时间?”

      中原中也耐不住性子,站在了走廊里兴师问罪。脚步声也停住了。中原扭过头去,撞在太宰治夕阳下仿佛流光飞舞的半边眼里,眉头皱着。太宰治站在那儿半晌也不开口,就冲着中原笑了。一笑眉眼都是弯的,看着乖巧又轻软,平日里浑身的软词和尖酸此刻都收好了。

      “你怎么一回事——有屁快放。”

     “没什么事情,就同中也一道回家,中也开车送我吧。”

     他一边说,一边低下头,又自顾自笑。中原无端觉得紧张起来——太宰治眼底里是万丈桃花水,可他望一眼,觉得自己像坐着船顺流而东,一路上不见花明柳暗,却只觉得万里关山冷。

      “中也不想知道友子小姐去哪儿了?”

      “你把你女朋友送到哪里去,跟我有什么关系。”

     “真绝情啊——中也。我可是特地要把这件事情讲给你听啊。”

      “那就说。”




      “我啊——我把她给‘开除’了。”




      太宰治说这话的时候眼底的雾气忽然间涌动起来,仿佛江上风波。中原兀自留在原地,忽然又想起早晨窥得那小秘书一半的影子,还有江口淡色的口红来——他一抬眼,又瞟到太宰治那半透明的漂亮耳朵,光线刁钻,落在耳后那一点皮肤上更显得白皙——中原中也厌恶极了这样气氛,扭头就走了。

       “你从她那儿要到了金田就餐的餐厅地址,总得把事情办干净,”中原想了想又回过头去,“你跟我说这个有什么意思?”

      太宰治哑口无言。

      “没什么意思。”

      太宰治就看着中原中也走远了,背影不留迟疑,笑容也渐渐收掉了。

      中也你……






      原来所谓搭档,就是如胶似漆却南辕北辙;是你同他如影随形,却总也握不住他的手,因为他总站在你身后的位置;是你穷其一生,都只能在冰蓝的海面下看到他盈满夕阳的眼睛。













     于是乎中原中也今夜必要因为太宰治这几句话饮酒至大醉了。
    




【FIN】


   因为觉得自己写的比较隐晦造作的缘故,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评论,跟我说一说细节的问题。

    谢谢大家。

评论(2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