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儿

可麻烦了我的生不逢时。

【BSD】谁似你无端作恶(双黑太中only)

     “谁当年认了祖宗谁供着,谁前几天惹了祖宗谁哄着。就这么一回糟心事。”

娱乐圈pa,歌手宰×歌手中,两个人是组合设定。

一时兴起的一篇爽文……ooc到没有我……但是因为真的咸鱼太久了所以还是放了……

都是瞎写。

一个吃醋梗,大概是不负责任的讲相声【然而并不好笑】

如果可以的话以下↓


谁似你无端作恶




      中原中也听到太宰治的绯闻的时候人还在美国,娱乐版的头条写的有鼻子有眼的,照片儿都拍的亲切,定睛一看是太宰治拉着不知从哪儿找来的漂亮小姑娘瞎晃悠,又一看这姑娘真是面善,不就是“双黑”去年年底新签的经纪人与谢野小姐嘛。

      大标题触目惊心好不矫揉造作——“震惊!当红偶像携手经纪人甜蜜出游……”

     啊呀,问一句太宰治,谁似你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谁似你无端作恶多啊?中原中也心里一声冷笑,笑声想来是似一把薄刃好刀,能把太宰治生生钉在半个地球外的椅子背上。

    中原中也何许人也?太宰治的冤家对头,圈子里出了名的脾气不好,你敢乱写他一根头发都非要把你怼到天上去。怎么说人家行的端走的正,你怎么怼都理亏,非把脸丢干净了才放过你。太宰治这种赖皮玩意儿,自家粉丝看了都觉得烦的糟心,更何况是跟中原绑在一块儿——可事情偏偏就奇了怪了,太宰治自打出道起,居然就一直是跟中原绑在一块儿的。

     当然,为这个,性子耿直的中原中也出手便往太宰治脸上打的事情也就不足为道了——圈子里的纷纷拍巴掌叫一声打的好打的妙打的呱呱叫,这么多年居然跟他组乐队写歌,中原你真是劳苦功高。

      劳苦功高的中原先生却有一个和太宰治一模一样的烂习惯,每天点开了推特,什么都敢往上贴。中原中也终于刷完了直播太宰治作大死的一堆报道,开了推毫没客气就是一句,“既然如此下周的巡演他就一个人唱去吧——跟这种人一起唱歌不是丢人现眼吗?”

    嘿呦我的中原大少爷,那可是全岛巡演啊,那可是你的乐队啊,太宰治再不济也是你多年的搭档啊,您怎么能说不唱就不唱了?可是中原中也说不唱了就是不唱了。推底下的评风起云涌什么说太宰活该的骂中原狠心的护着与谢野的吃瓜的卖药的犯花痴的——中原中也通通没看着。那条儿推刚放出去他后脚就上了飞机,十几个小时睡了一个酣畅淋漓。







      飞机票订的古怪的很,半夜三点钟才落地。来接机的人缩在大厅的椅子里头垂头丧气,卷发盖住眼睛,就一点鼻尖儿留在外头,看上去活似个小乞丐,纤瘦的轮廓看着可怜。中原中也却是一点儿都不打算同他客气,手提包随手就扔他怀里——“呦,这不太宰治嘛,长本事了啊,还跟经纪人约会呢。”

     太宰治被娱记追了一天,心里烦的跟什么似的,奈何眼前这个祖宗还生着气,话不敢乱说大气不敢乱出,提了包耷拉着脑袋走一边,赔了个小心翼翼的笑,“就是跟与谢野小姐出门逛了个商店……谁晓得记者连这个都拍,好没意思的。”

    “记者不拍这个拍什么啊?”中原中也给他气的要笑,“多谢你了啊,给他们找了口饭吃。”

     “你又明知没那回事的——中也你无端气的是什么?”

     中原中也听他这么问,眉头挑的更高,手机拿出来屏幕贴在太宰治脸上说话,“逛个商场能逛到卖戒指的专柜去的啊?多亏了娱记拍的真是一个清楚。”

    太宰治平时一张嘴伶俐的很,碰到这样的档口却一个字儿也蹦不出来,莫说要逗中原笑那么一下子,就是想劝中原少说两句都显得有气无力。终于上了车,太宰治插上车钥匙,发动机轰隆隆的声音里头他轻着声问中原,“中也,巡演的事你不再考虑考虑?”

    “怎么着,还指望我出尔反尔?”

    “半数的人还是看着中也你的面子上买了票的——到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唱,不是坏了别人好心了吗?”太宰治拿粉丝说事儿,眉头弯弯的看着真是乖的不得了。

    “呦,你还记着别人呐,”中原挑眉头揶揄笑,“你一个人唱有没有人听关老子屁事。”

    气焰大的很,太宰治劝不住,只好安静开车。时不时瞄一瞄中原那双亮蓝色的灵动眼睛,看那里头带点恶狠狠的得意,就知道中原这次定是不耍他一个丢人现眼就不乐意,心里头一个咯噔,也把这祖宗服了。





     看面子上关系真是烂的可以,可太宰治同中原中也却是年少时的旧识——若不是这般也犯不上大半夜的去接他的机。

    太宰治自诩年少时聪明伶俐温柔可人,若是不遇上中原中也那这辈子都不对别人说半句妈卖批。中原却给一句话怼回去,去你的温柔可人,谁不知道你太宰治惹人讨厌的功力上天入地能把大活人活活气死,少装蒜——跟着两个人就打嘴炮,实在不成就动手,一套行程流畅得很——这倒是不可多得的一点默契。

     中原从小学到大的钢琴给太宰治硬生生劝成了双排键,穿燕尾服伶伶俐俐的小伙子成了一言不合就开黑嗓的摇滚青年,太宰治的理由倒也听着体面——到时候中也的歌我来写,保证卖个一百万不是问题,却把中原说动了——倒不是那一百万的事情,而是中原打小儿就知道太宰治一个人躲在卧室里拿着五线谱瞎鼓捣的有一多半儿是好东西——说白了就是两个祸害,偏偏红颜祸水,偏偏要人命的嗓子,偏偏凑在一块儿了。

    两个人大学一块读,整天吵吵个不停,把周围的人都烦了个半死,有那不怕死的,冲上前去跟两位说一句,“中原君和太宰君关系真是好啊!”中原中也却没发火儿,太宰在旁边也只是笑。

     那中间有什么不清不楚的,旁人猜也猜不着。








     中原说一不二,太宰治也从小就明白。说到底他自己是个凉薄不疼人的性子,到中原中也这般不讲理的跟前却生生怂了,自己一个人硬着头皮参加巡演的排练。中原就坐底下座位儿上看着,话也不多说一句。

     “怎么着太宰,别怂啊接着唱啊?”

     太宰治当然得唱,不然留下的那一半儿观众到时候也得拿荧光棒给他头打烂了,他一边拿着话筒嗓音温柔一边儿看着中原中也眼神凄楚,水汪汪的跟路边儿上讨吃食的小狗儿似的,换别人一颗心也得看化了,中原却看的心里泛恶心,别过头去嫌别扭的很。

     太宰治心里委屈,却也没话好说的,谁当年认了祖宗谁供着,谁前几天惹了祖宗谁哄着。就这么一回糟心事, 他难道还往心里去?那除非是不打算把中原哄回来了。

     最后一天到晚,中原中也也没有动心的意思。演唱会照常开始,一开场就只有太宰治一个人,中原中也在后台听他唱的声嘶力竭心里乐的不成,偏还要装生着气的样子,好不辛苦。两个人平时互相怼惯了,今天听太宰治一个人结结巴巴讲过场词倒也新鲜——解释就蹩脚——“啊,因为中原先生今天病的很重……”屁,全天下都知道中原先生是同你闹掰了才坐在后台偷笑的。

    半场下来,倒给中原听开心了,想自己当初怒了那么一下子,到这会儿也算是出了半口气,就安心等太宰治应付了这五千迷妹,自己凑活凑活看在心情好的份儿上,便可以原谅了他。就专心听了下半场的歌,自己一个人跟着瞎哼哼——往常也是要唱的,今天闲下来可是头一遭。

    安可之前太宰治跑出休息室往后台看一眼,中原老神在在靠在过道边上的栏杆上抽烟,好不逍遥自在风流快活,不似他此刻沾了一身的汗狼狈的很。太宰治想了想凑上去,说中也,等一会安可我要唱《无端作恶》,怎么样,可还觉得心里舒坦啊?

    中原中也心里明白这是道歉的意思,面子上却还挂着,笑了一声,说,呦,唱给人家与谢野听的啊。

    太宰治站他对面也笑了,说哪有,专门唱给你的。中原中也听了脸微微一红,低下头去灭烟头。这空档太宰治忽然吹了声口哨,清脆响亮带着少年意思,中原一抬头,一样小东西带着银色的闪光跌到他手心里,太宰治解释,“我本来以为与谢野小姐眼光好点,想给你挑枚好看的。”

     “怎么着?”中原中也皱眉头。

     “这枚还是我挑的,后来我一想,要是别人看中的中也到不一定喜欢。十七岁送你的那枚太旧了,今年换枚新的。”

     中原中也拨弄掌心里头那枚小指环儿,倒真的是他喜欢的样子,又看一眼手上原先套着的那枚小指环儿,也是他喜欢的样子。还装不耐烦,心里却先雀跃。

     太宰治话没说完,安可曲要开始。你要是还不明白我倒可以告诉你,当年太宰治全是凭了这曲子,才劝得中原中也放弃了钢琴跟他一块念了音乐学院。

     太宰治轻了声音,场子里也安静,歌词坐后台也听的清楚——





“人间逆旅天地不合
险恶时辰路途坎坷
怪我上辈子 未曾努力攒心得
欠你一笔阴差阳错
没一张支票好填来还你
但恰好
我迷途你在逃 你多心我作恶
既然这样 就只好委屈彼此
干脆我 这一世也都搭上
单陪你一个 手牵手跳爱河      ”

   





    矫情。
   中原又点了一根烟,心里头暗着又骂了一句。


【FIN】



说实话,其实今天心情很不好。
因为心爱的主唱先生今天生病了,演唱会的时候状态很不好……而且他一直在生自己的气。听了心疼呀……真的。
想了想,还是写了点愉快的,自己看着玩玩吧。我觉得这篇雷点应该不少,有建议请告诉我吧。

感谢。

评论(23)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