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儿

可麻烦了我的生不逢时。

多谢了,宰先生。

给汤圆儿的生贺。是文评。

我现在非常惆怅,因为我觉得,这个生贺,非常的,没有诚意。

这次的评废话很多的样子。提到了《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
和《归途》。没忍住又吹了一次《归途》……【真的没忍住哇没忍住】

本来说要好好分析不打感情牌变专业一点——但是我貌似已经是这个死德行了。而且今天她生日我本来应该吹chu的,然而我吹了宰。

文盲的一通瞎诌,矫情话在文后。





以下↓





多谢了,宰先生。








     汤圆儿的故事大多是浪漫的。你看她写东西绝对不会不舒服,她往往就能把人哄出一副温柔心肠来,“被句子关心了”这种阅读体验,总的来说是挺难得的。最近这几篇我都喜欢的不得了,恨不得每一篇都说一说。

     最要紧最要命的,最近汤圆儿句子里头走出来的那个好脾气的一派温情的太宰——真真的把我苏到了。

     说起来也奇怪了,宰这个人明明一副外热内冷的性子,其实说实话是没那么苏的——他往往太聪明了,太聪明是要伤人的。每每想到他那个剔透伶俐的目光平静悠长的一道,能把人心看穿,有的时候心里还有点犯怵。当然原作本身这样处理,真实感当然就握在手心里了。

     但是他性子里头那个温柔的影子还是被汤圆儿一把捉到了。双黑的同人写太宰聒噪找茬儿的多半是浮在设定表面,写太宰深沉多心(原谅我简单的形容词)的太太们往往挖的深些。但是这么简简单单的情深的好脾气的样子,写的还真算少的。目下我见到的当中,我说我最喜欢汤圆儿的写法。

    说的具体一点——以她写在《无君不欢》末尾的那句“我第一次从这个人身上找到了‘活着’的实感”为例。到这儿太宰治不再像什么高高挂在云头的谪仙了,反而稳稳当当站在地面上,正为什么事情伤着心。

    这样写太宰是不容易的。这可能算作者个人的一种创造——我当然无意为她立什么了不得的标杆,去为她添什么负担,只能说这种创造是属于她的,她风格的一部分,她优秀的地方。




      这个形象本身最打动我,应该说是《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

      或者说是日常。繁杂琐碎的日常是种藏着小心翼翼的细微情感的褶皱,既然是爱情故事的话,那无疑能从生活中找出小小的甜腻来。当然病痛,头疼,加班,争吵,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然而每一面想起来都是实实在在摸得到握的住的,仔细揣摩这样的不快细节也能咂摸出甜味来。

      《爱河》这篇里面,听到属于恋人的手机铃声,便漾开了些许愉悦的,迫不及待的要去接电话的太宰,真是让人喜欢的不得了。从表面来说这样的故事让人放松——比整天打打杀杀生生死死的故事读来心态平和——当然站在故事的角度,我们应该平等对待。而从故事本身来说描写是足够好的——太宰的神情,细微的小动作,接电话的腔调表情,每一次因为电话铃声的失态,包括每一次听电话的内容,极其耐心的,极其真实的,极其柔和的,简直是花光了一整个世界的好脾气的绵软调子,每一句都好比一句极其厉害的情话能听的人耳根酸软——怎么形容才好呢,这样不厌其烦的反复渲染,大抵是说那样的他与他,举手投足里都逃不开漫天的蔷薇色吧。

      人生是蔷薇色的吧。

     从我个人角度,日常真是叫人喜欢又容易失真的地方。仔细找《爱河》这篇文中的细节——什么情人之间的小误会啦吵架啦生病啦牛奶啦贴心的道晚安啦,从头到尾中也基本上都住在电话里,可就是这么一个住在电话里头的角色还是让人不自觉妒忌起来了——天呐,你怎么有个这么好的人来爱你。

      他没怎么出现过,所有的互动都靠太宰一个人的日常行动撑起来——那些细节就全发了酵变得妙不可言,小小一句话也像绑着个小炸弹,读一句心跳一下,整个文本明明也不长,明明也不波澜,却让你读的惊心动魄,揣着一颗砰砰疯跳的心——恨不得突然就爱上什么人似的。分明只是换了个电话铃儿接了几个电话,爱情的滋味却还是让人深深切切尝了一口。


      这种细节的,隐藏在巨幕的角落的甜蜜与默契,于太宰的精致又柔和的性子实在太适合了。握着电话的太宰闪闪发光,语调温柔的能让人想起世界上所有的好事情,你仔细一想那个站在过道里头,阳光罩着他半边儿脸庞的男人哑着嗓子温柔深情的诱哄,一个电话也打的柔情肆意风流无比,偶尔还低低的笑一声——这样一个人,实在是苏的过头了。你恨不得立刻就找一个这样的男朋友——能站在柔和的玫瑰色的光线里,跟你说情话的那种。

     但情话任人学学也会的,太宰治那种聪明人,岂不是一学就会了,那他嘴里说的好听全有可能是哄中原中也的。他难道算是骗人的吗?可读读你就发现,他既没骗人,还自认身陷囹圄,心甘情愿换成平凡面貌,一往情深的不得了。柔情撩拨人,深情该是更撩拨人了吧?他一脸的甜腻宠溺,却根本不是爱着玩玩儿的,反而从心底里珍重起来,承认中原中也是他不可割让的一部分,这一下子他又苏起来了,简直让人招架不住。

     这样一份爱情也是足够好的,对得起两个人的付出忍让,和温柔。


   
      不得不再说说《归途》。

      头一次看这篇真是被惊艳的趴桌儿上了,仿佛把一颗心叫人拿去舒舒服服揉了一通又给还回来那感觉。当即就觉得这样好的感觉应该抓住,上着课呢就在笔记本上随手涂了一千来字的读后感——汤圆儿非要说我给她写的评,其实我自己觉着还是说读后感诚恳些。

     这篇到底好在什么地方了——先不论(本来说好了今天要论的)太宰,最打动人的要算准确击中人心的种种场景。包括中也那只沾着葱姜蒜气味的手推开太宰的场景——总是想起白皙修长的沾着温润水汽的手指推开对面人的肩头,连带着辛辣气味也沾在衣角的微妙感觉,一下子被击中心胸了,感觉好的了不得;再比如少年时两个人并肩等雨那个时候,满眼青光不清明,却惹得人忍不住叹息一声的雨幕,一下子就让人从心底里想起寂寞的诗歌来,少年的心事像虚掩着的一扇门,给风吹得一摇一晃,他们还一言未发,我自己心里倒已经有了一千句说不出的风流颠倒。

     再有,就是缀着路灯和黄昏的,仿佛没有尽头的长路,和公交车上满心温软的太宰先生了。

     这一回的深情,要我说,仿佛更加厉害——在一个完全放空了思绪,又没有人陪伴的嘈杂空间里,刚好又看得清众生浮世,有人间可供打量,还能拿别人同自己作比较——太宰治那样一颗细腻柔软的心自然忍不住的泛滥起来,把过往所有细节都翻出来缅怀,一边缅怀一边不自觉的深情流露,做最简单的微笑,为年少的中原中也而骄傲,为如丝线般折不断也扯不开的情意心惊,他一边这样想,你就一边被他这样苏,他满身倦意懒懒归途碰上一场雨,尚有这样的戏——该是拿能化了柔情万缕的眼神看了那人多少次,才能描摹刻画的一分不差万分动心的呢?

     是怎样一种深情呢?

     我上一次写,“是多年自省,心海无遗力”,大抵我能想到的,也就是如此了吧。

    
  



     不过说到最后还是要说,汤圆儿笔下的大多数宰并没有着“哪一篇是温柔的深情的”这样的区分,可以说他们都有着共通之处,带着令人叹息的性格。

    温情漫漫抵得上岁月长,太宰治一个人,照样把中原中也捧到天上。

     多谢了,宰先生。







     更要多谢你。
@轩辕氏汤圆


【End】


我认识汤圆儿是今年大年初一的半夜三点,我像一个网瘾少年该有的样子,在冷的出人命的大年夜里玩手机玩了一个大通宵。我当时通宵就是因为看了她的文,看完就觉得真是好啊,忍不住给她发了一条长私信。

结果后来我真是觉得认识她太好运气了,幸好我那时候大着胆子私信了她,要不然指不定还能不能认识。不知为什么的,我就是喜欢她呀。给她打call写评到处吹她,恨不得大家都赶紧去喜欢她一下儿。她这个人又温柔又小心,人多才情有灵气,就是讨人喜欢。【又吹】

入双黑圈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汤圆儿的文太入人心,忍不住一遍遍揣摩,久而久之双黑的设定也读的熟透,终于还是进了坑【可能是最晚进坑的吧】现在才发现这个圈子真是好啊大家一起写东西,开心极了,也全是因为她。







     以后的日子希望你平安幸福。而今天祝你生日快乐,永远都少烦恼——无论如何你是我的仙女儿,无论如何我是稀罕你的。

我喜欢你要你整整一生都好。








最后来说说《不可无螃蟹》的事儿,本来我答应仙女儿,要给她写的是这篇的repo,但是到头来还是给我放下了。这篇文看的我整个人都抖,怎么能不好?怎么会没有想说的?我也一段一段的分析划线勾重点标记号,也想着要写点儿东西,可是最后还是搁下了,觉得自己太糟糕,委屈了好故事。我还真是拿自己一点办法没有——若是过些时间有那个心力的话,或许我再试试。
     现在我能做的就是疯狂的吹那篇。
    本来还要写《你所见的世界》和 《不说》,但实在是惭愧极了,笔力不足,怕要翻车,可能只好等下一次了。




评论(17)

热度(25)

  1. 史大紊青衫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