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儿

可麻烦了我的生不逢时。

【BSD】万里明星(双黑太中only)

“你从我心间取道,如万里明星成行。”

     说好的更新,因为困和没有头绪而非常垃圾的四千字废话。原本欠了送给玄冰er的生贺,但说实话我写成这个样子不好意思送她。 @公子玄冰

     没有什么意思的娱乐圈pa,歌星宰×经纪人中,年下请注意。  ooc和烂尾请注意。

   
     想写写一见钟情,细水长流和心照不宣,毫无例外的都失败了。不过按照这个阅读提示来看的话,可能可以发现我在想啥。

以及……意念推荐的bgm   granrodeo——《sea of stars》(跟正文没啥关系,私心的。)

     以下↓

万里明星

   
       1.
     太宰治出道两周年那天,中原中也公司的同事凑了一桌请他喝酒,大家挨个给他敬一杯好的,说中原你这两年不容易,伺候出来的是那么一个娇气的主儿。中原中也摆摆手,说各位多担待,我也不客气,我是拿一个人的钱干十个人的活儿,业界良心。

      正说着电话铃催命似的响,接通了太宰治在电话那头一通嗞哇乱叫,“中也中也我脚扭了,明天的广告我拍不了啦——”

      说是疼得很,尾音却还扬着一丝愉悦,听得中原中也隔着电话线也想给他两巴掌,桌子一拍就开骂。四座的同事一边听一边暗自庆幸,太宰治果然是祖宗,除了中原谁管的起?正想着,中原中也放下酒杯取了外套,说不好意思各位,我去看看情况。走的时候脸黑的跟糊了炭似的,大家大气不敢出,只说您走好走好。

     圈儿里人都清楚太宰治何许人也,少年年纪轻轻蔫坏蔫坏的只是叫人头疼,十个经纪人有八个能叫他变戏法儿撺掇辞职,专会折磨人找乐子。可偏偏这么个可恶的性子,还是有数不清的小姑娘买他的帐。旁人都觉得奇了怪了,只有中原中也有句话说得好——那是老天爷担待他那张祸害脸,装乖卖怂的也有人关顾。

     这话不假,太宰治这小兔崽子满嘴风流乾坤,专会哄小姑娘,一哄一个团团转。你看他演唱会现场握着话筒,一双桃花儿眼闪亮亮的泛波光,好似是感动极了开心极了的样子,谁知道他是天生的带水光的眼睛,专会哄人动心情的。不知多少人被他骗了个上天入地还没自觉,连他前几个经纪人也以为是好带的新人,万分的信任——结果叫他逃掉通告闹得娱记拍了个痛快,嘴上不饶人不说还分外的不担待,工作上不给你捅个篓子就不高兴——说白了他干这行,刚开始也是看着有意思,干着玩玩儿的。

     后来他能红,倒也多亏了中原中也。中原今年二十八,工作不缺经验,效益也好,之前有几个小姑娘都是他带出来的——本来两年前中原中也是要带另一个姑娘出道的,公司临时给他派了太宰治——说中原你考虑考虑。

      中原中也倒也没客气,太宰治就太宰治,当即就定下了,倒把公司上层吓了一跳——都知道太宰治的脾气,以为中原怎么着也不能答应的,顺口一问——中原君怎么就答应了?

      中原中也板着一张小脸儿正了正帽子,说,也没别的,苗子好,容易红,到时候我也赚一笔。这么着太宰治跟了中原中也。先前几天太宰治倒也新鲜,还耍中原中也逗逗趣,可没过几天中原就没好脾气,当着大家伙儿的面狠狠揍了太宰治一顿,巴掌印儿紫青眼圈,娱乐新闻给报了个铺天盖地,太宰治的亲娘粉天天嚷嚷着给中原中也饭盒里放刀片儿。就这么着太宰治作为第一个挨了经纪人打的歌星走进小姑娘们的法眼,再配合新专辑一口气拿下四个新人奖的好成绩和夏季巡演彻底红了个一塌糊涂,闹得今天人尽皆知,才不到二十一岁就走了别人十几年的路子。

    说来也是他天生的才气,能写会唱又生的一派风流,怎么不引人注目。可要不是中原中也背地里四方造势,他也没那么快就有如此的身价。也不知道中原中也背地里花了什么旁人没花到的心思,自从有他在身边,太宰治工作居然比平时能多花几分心思。

     无论怎么说,遇到中原中也算是太宰治命里的好福气。

      2.
       中原中也赶到太宰治公寓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夜,客厅里的灯明晃晃的亮着,要人命的冤家坐在沙发上笑得眉弯眼也弯,一派天真明媚乖巧可爱,就是不知道哪只脚不小心扭了的。

    中原中也一见他笑,自己先气了一个倒仰——一个健步冲上去要给他一巴掌,却被太宰治手快揪掉了帽子,少年把他心爱的礼帽放在手指上打转,嘴里啧啧有声,“果然还是这顶丑的不得了的——中也你果真没救的——”

    “太宰治你个祸害你——”中原中也拳头还没落,太宰治先皱眉头,眼睛里头生生的挤出一抹儿眼泪花儿——“中也我脚还扭着呢……你就打我,你关怀关怀行不行——”

     我关怀,我关怀你妈——您要是真脚扭了早该哭爹喊娘了还跟我帽子有什么关系?谁不知道您啊整个一三岁半智障儿童——中原中也挑眉头心里嘀咕,一万个不来劲。

     “到底有什么事儿——说吧,别装了。”

     他把太宰治凑过来的楚楚可怜的一张没诚意的脸往边儿上一推,一脸的嫌弃糟心。

      要说了解,果然是中原中也最了解太宰治。他今天这么一场大戏当然不是无的放矢,其实是新曲子没思路,撒泼打滚闹脾气——眼看着截稿日期一天天的近,硬生生把个平日里无忧无虑的浪荡少年逼得在家跟自己经纪人装病,真是可怜——

      ——可怜个屁,装病您走走心成吗?您这是哄我玩儿——中原中也心里叫着杀千刀的,眼神儿能把太宰治盯个洞,事到如今他也知道太宰治该写的曲子定然是一字没动——到期不交稿,连自己也脱不了干系,没功夫跟他计较,催他赶紧动工要紧。

     中原中也斜着瞄一眼,太宰治电脑开着个空文档,里面就个大标题,显眼的很。

    《万里明星》。
    3.
    这里面有点中原中也不太清楚的事儿。

    比如太宰治喜欢亮闪闪的东西。

    再比如当年太宰治脾气大,经纪人换的跟走马灯似的,公司都当他是个大麻烦,偏偏他来头不小,也没人敢放着不管——就这个节点上太宰治撞上了中原中也,叫他自己说那真是好一笔桃花债。

     当时他跟着摄制组做节目,中原中也负责的女星正巧也是嘉宾,几天下来也不由得他不眼熟跟前跟后事儿妈似的小个子漂亮男人——一开始都觉得中原中也这标志脸蛋儿,想来也是来参加节目的嘉宾才对,没成想是经纪人。

     摄制的节目定在郊外漂亮的大湖旁边,大家坐在一起吃吃喝喝玩玩闹闹,一个不觉就天色将晚。天气晴的不得了,没月色的天幕上就只剩下了耀眼璀璨如同无价珍宝的明亮星子,重重叠叠的盈的人满眼的光彩,湖面倒影就更不用说,仿佛嵌满亮星的剔透水晶,仿佛世界尽头的无价之宝——几个女孩子几乎一下子就出了神,一声接一声的惊呼赞叹。

    太宰治更出神,太宰治看的入迷,都说了太宰治天生喜欢亮闪闪的东西,恨不得把星星装到家里去。少年敢想敢做,没看一会,就站在湖边儿上捡会反光的石头。一开始没注意,后来才发现有个人站在湖边看他玩儿石头,他刚想回过头去问一句看什么看啊没见过玩儿石头的啊,可一回头就硬生生给呛了回去。

     站在他身后的是中原中也,一双明晃晃的眸子带着动人的闪光,仿佛一只眼就装下了万里明星,一眼就把太宰治看进去了——中原中也的眼睛一刻之间也仿佛成了无价之宝,他一眼就惊艳的颠倒众生,太宰治心里想是,他从没见过这么亮的眼睛,恨不得也装到家里去。

     中原中也想是被少年看大猩猩的眼神盯得有些犯怵,一个没忍住眨了眨眼,看的太宰治捧住一颗心叫了一声我要死——这少年想是有什么毛病,中原中也心里嘀咕。

    那之后若是在公司走廊里偶遇或者在人群中打照面,太宰治总能凭着那夜里印象深刻的一眼认出中原中也——海蓝色的动人眸子惹得他心里头痒的很——其实,中原中也那夜里的话也惹得他痒的很,

 
       ——不好意思,我脸上有饭粒儿吗?

      那天晚上中原中也如是问。

     4.
     两年前太宰治当即拍板决定要给中原中也写这首《万里明星》,没成想到今天文档里头还是那么几个字,连一点动静都没有。照他自己的想法,这当然不能怪他——要怪就怪中原中也的烂脾气,把自己刚见他时候留的好印象败的一干二净——光想中原中也那张脸就够来气的——倒不是他自己懒的毛病——真不是他懒的毛病。

     这些事情中原中也当然毫无知觉,二十一岁少年的心思曲折别扭比摩尔斯电码还摩尔斯电码,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何况别人——中原中也每天同他斗智斗勇,根本没注意到他这点小心思,甚至连湖边上这档子事都忘的一干二净。

     但有些事情却微妙,比如他本来只是太宰治工作的一部分,却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同他不共戴天,又天真的觉得这样水火不容的日子仿佛能天长地久。简直像十几岁小孩子的梦话——你说可笑不可笑。

     

     两个人各自留了些了不得的秘密就难免心照不宣,中原中也装腔作势的逼太宰治赶紧把新单曲解决,兴致缺缺的回家去倒头就睡。

      可睡了没多久电话就又响了,叮铃铃铃吵得要死,中原中也拿起来接,满眼不可见的黑气,恨不得把打电话的冤家一把掐死。

     听筒接起来,居然还是太宰治,少年声音拉长了,却还是听得出雀跃来,“中——也——”

     “我想——我们,再去一次那个湖边——怎么样?”

     “你说什么?”

      去哪儿?

      “去那个——看得到很多星星的湖边上——再去一次——怎么样啊?”

     “什么时候?”中原中也才迷迷糊糊反应过来。

     “瞧中也你说的,”太宰治声音活泼泼的透着愉悦,“当然是现在啊。”

     现在是凌晨一点。

     太宰治坐在中原中也借来的小吉普的副驾,一边听他骂一边笑,两个人在环山路上抖成了筛子,颠簸的摇头晃脑,中原中也点着一根烟,烟雾袅袅然无始无终,夜路上头一路有星光照耀。

    太宰治一脸讨打的笑,心里却恶作剧得逞似的心满意足,中原中也想是被他欺负惯了,连这样天大的事情也皱皱眉头骂骂咧咧几句就答应他的。

      他一边想一边侧过脸去看中原中也倒映着夜色的眼睛,两潭清池一样的干净,像一双少年才有的眼睛,这么想着他才觉得认识这人是有两年之久,彼此本性恶劣终于认识清楚,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他突然想唱首情歌来听听,想起自己写过一首,哼哼唧唧的唱了两句,唱的特垃圾,一般人听不出歌儿是他自己写的,中原中也听了一半儿就觉得自己耳朵要完蛋——“太宰治你犯的什么毛病,要唱给你推特上两千三百万祖宗唱去,别祸害我。”

    太宰治不听,还唱,一边唱一边往中原中也耳朵边上靠,中原中也没法儿开车,一脚刹车,车停在山林道儿上,冷风滋溜溜的往窗户里灌,四周有虫鸣,听得清。

     中原中也刚要给他兜头一巴掌,太宰治反而凑的更近,唬得他别过半边儿脸去,一个没注意,少年人温热的唇瓣就不偏不倚贴在他眼角的位置,那小小的一块皮肤仿佛烧起来。中原中也蓝盈盈仿佛一眼不见底的湖面的眼波儿泛起了要命的涟漪,溅起重重叠叠的银色星屑,满眼的不可置信无可奈何,他眼睛里真跌进去了明星万里——真是了不得。

     半晌两个人才微微红了脸,太宰治放开中原中也缩回自己座位,才坐好,就听见暗夜里头中原中也一声低低的笑,“小兔崽子——你要说你喜欢我,明天我被你迷妹打死了怎么办?”

      太宰治听完也笑了,满眼的软流光风流意,半是哄,半是说誓,“中也你别担心——”













      

     “她们要打死你,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Fin】

评论(10)

热度(157)

  1. 淡定拯救世界青衫儿 转载了此文字